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3四十九虚岁的幻雪帝国之王,第二有个别

时间:2019-11-28 19:08来源:言情小说
在我350岁的时候,我终于成为了幻雪帝国的王。我站在刃雪城恢弘的城墙上面,看到下面起伏的人群,听到他们的呼唤,他们在叫我,卡索,我们伟大的王。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刚继位

在我350岁的时候,我终于成为了幻雪帝国的王。我站在刃雪城恢弘的城墙上面,看到下面起伏的人群,听到他们的呼唤,他们在叫我,卡索,我们伟大的王。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刚继位头发就这么长的国王,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释的灵魂延续在我的生命里,银白色的长发飞扬在凛冽的风里面,我听到释的亡灵在天空很高很高的地方清亮地歌唱,我听到他低声地说,哥,请你自由地……我能感受到释的头发在我身上留下的寂寞的痕迹,它们的主人已经在多年前死在我的剑下,白色的血迹,伸开的手指,放肆绽放的莲花……一切的一切像是天空最明亮清朗的星象图,可是没有人能够参破里面埋葬了多少绝望,星旧参不破,我也参不破。每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我就会看见霰雪鸟仓皇地飞过,破空嘶哑的鸣叫,凄凉得让人想掉泪。我可以看见高高站在独角兽上的梨落,看见她快乐地操纵风雪,我可以看见岚裳在海中轻快得如同一只蝴蝶,听到人鱼唱晚弥漫整个幻雪帝国,我可以看见释顽皮得如同个孩子的面容,笑容英俊而又邪气,头发长长地四散开来,看到他左手捧着一团飞舞的雪,右手捧着一团闪烁的火,脚下盛开无数的红莲。我的弟弟是最爱我的人,只是他爱得太惨烈,他就像个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尽管他有着成熟男子最完美的面容,其实他的内心像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又任性又脆弱,他的灵力比我都强,可是他却连反抗都没有就死在我的剑下,死的时候还在笑,可是笑容里绽放了那么多的难过,因为他不能给我自由,不能再和我一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让风灌满我们的白色长袍,不能再和我一起,回到雪雾森林,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的最初。还有梨落,被我父皇葬在冰海深处的最伟大的巫师,在屋顶陪我失眠的美丽的女子,还有岚裳,爱得轰轰烈烈的女孩子,看到她死时的鱼尾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手掌里面,在围观的人群散去之后,我难过得哭了,眼泪掉下来洒在岚裳雪白晶莹的头发上。然而他们都是亡灵,我只有伸出手,对着苍蓝色的天空伸出手,虚无地握一握,然后再握一握。宫女和侍卫们都在说,我是历史上最寂寞的一个王,白天我习惯捧着一卷卷羊皮幻术法典,靠在樱花树下,学习那些古老而生僻的幻术,而晚上,我会坐在屋顶上,看星光如扬花般飘落,偶尔有樱花花瓣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落到我的肩膀上,我会捡起来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偶尔可以听到远处雪雾森林里的那些小孩子的嬉闹和森林沉沉的呼吸,我淡然地笑,在抬头望天的时候。大风凛冽地吹过去,轰轰烈烈地吹过去。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下来。某一天我恍惚地想起在雪雾森林的时候,在我连巫师都还不是的时候,婆婆总是捧着的脸,摸着我柔软而细腻的长发说:卡索,当你成为幻雪帝国的王的时候,你的日子会突然间变得如河水一样平静,一千年,一万年,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渐次走过。我是个孤独的国王,按照幻雪帝国的惯例,每个旧国王退位后都不能再呆在刃雪城,包括皇后,妃子,都要隐居于幻雪神山。所以我总是在偌大的宫殿中听到自己孤单的脚步声。因为我没有选皇后和嫔妃,因为我忘不了梨落忘不了岚裳,那些善良而深情女孩子。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梨落从独角兽上走下来,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交叉,对我说,王,我带你回家。她的笑容好温暖,让我连风雪都不怕。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岚裳死在樱花树下的样子,蜷缩着身体,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有时候我会去雪雾森林,与那里的孩子一起玩,教他们一些很好玩的幻术,婆婆总是站在我的旁边,安静地看着我。有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对我说,你是最好的王,以后我当你的护法好吗?我说好,那你的头发要变得很长很长哦,你现在的灵力还不够,我的东南西北四大护法全部空缺着呢。看着那个男孩子干净的面容我想起释小时候,眼睛很大很透明,漂亮如同女孩子,笑起来像绽开的樱花,又干净又明亮。很久之后,婆婆对我说,卡索,你永远像个小孩子,看着你坐在那些孩子中间笑得一脸落寂,我的心就狠狠地痛起来。是啊,我就是个孩子,可是我还是在流亡凡世的30年里长大了,抱着我的弟弟行走在俗世的风尘中。现在释已经消失在天空上,而我却穿上了凰琊幻袍,戴着雪岚冠,坐在玄冰王座上,俯视着我的子民,成为他们心中永远光芒的神。只是有人知道,神内心的孤独吗?有时候我会像几百年前一样像个孩子般躺在婆婆的膝盖上,以前我的头发短得可以束起来盘在头顶,而现在我的头发那么长,沿着我的凰琊幻袍散落开来铺满一地。婆婆说,卡索,你的灵力越来越强了。我说,婆婆,灵力再强有什么用,就好像一个人空守着一处绝美的风景,身边却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我已经没有想要去守护的人了。婆婆,现在除了你和星旧我都很少说话了,我发现我不想对别人说话,我从来没有觉得刃雪城那么空旷那么大,像一个巨大而辉煌的坟墓。婆婆,我想去看父皇和母后。说完我感到婆婆抚摩我头发的手突然停下来。王,不可以,幻雪神山是个禁地,刃雪城里的人除了占星师可以去祭星台占星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踏进幻雪神山一步。为什么?我只是想去看我娘。卡索,经过这么多年经过这么多事,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没有为什么的,这只是幻雪帝国的规矩,尽管在凡世人心中我们是高高在上的神,可是神也是被禁锢的。卡索,你知道吗,以前王族的人背上都是有翅膀的,雪白色的羽翼,柔软的羽毛,可是现在王族的人虽然可以自由地使用幻影移形术,却没有人可以飞翔了。婆婆,我娘为什么不来看我?我很想她。卡索,不是你母后不想,而是她不能。为什么不能?卡索,有些事情是不被允许知道的,以后你总会明白。那我去问星旧。星旧也不会告诉你,因为他和我一样,是这个帝国最伟大的占星师,占星师自由占星自由释梦,谁都不能强迫,而且,星旧也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不可以。我抬起头望着婆婆布满皱纹的脸,她的笑容温暖但模糊,像隔着浓重的雾气盛放的莲花,遥远得如同幻觉,我似乎又看到了云朵上释的亡灵,他涟漪一般徐徐散开的笑容。天空飞过巨大的霰雪鸟,鸣叫声撕裂了一片苍蓝色的天空。我的眼睛微微地疼痛起来。几个月后我还是去了幻雪神山,因为我在落樱坡欣赏凋零的樱花的时候,看到了以前莲姬身边的一个宫女,她的头发居然到了脚踝,也就意味着,她比刃雪城中任何一个巫师都厉害。而这几乎不可能。幻雪神山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我想要揭破。

第11节:关于你的前世

  雪雾森林,我在婆婆的木屋中,我曾经在这里长大,而释的笑声似乎还萦绕在屋顶上,婆婆在替我梳头,她说,王,你的头发好长。我突然想到了释的头发,然后感到一阵一阵尖锐的忧伤从心脏上划过。我看到释瘦小的身影在大雪中奔跑的样子,我看到那个被我杀死的凡世的男人将释推倒的样子,我看到我抱着年幼的释走在风雪飘摇的凡世街道,我看到雪雾森林中我们一起长大的痕迹,我看到我将剑刺进释的身体,我看到释慢慢地闭上眼睛,我看到释的血流了一地,我看到雪地上,开满了红莲,红莲盛开的地方,温暖如春。

  我将这一切告诉了婆婆,她安静地看着我微笑,她说,卡索,释留下了一个梦境,他要我交给你。

  婆婆给我的梦境比星旧给我的更加真实,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因为梦境的冗长,或者因为我与释有最亲的血缘,我在释的梦境中竟然忘记了我是卡索,而只记得自己是幻雪帝国的幼皇子,樱空释。

  我是幻雪帝国的二皇子,我叫樱空释。我和哥哥一起在雪雾森林中长大。哥哥的名字叫卡索,黑色之城。

  我和哥哥曾经流亡凡世三十年,那三十年,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他用他仅有的幻术来维持着我在凡世的生活。哥哥第一次杀人也是为了我,当时我看到哥哥冷峻的面容,感到异常的温暖。

  每当冬天下雪的时候,哥哥总会将我抱进怀里,用他的衣服替我遮挡风雪。所以一直到后来我都不用幻术屏蔽雪花,我希望哥哥一直将我抱在怀中,可是从我们回刃雪城之后,他就一直没有再抱过我。后来我们回到了刃雪城,然后我们失去了自由。可是,我记得哥哥曾经说过,他一辈子最热爱的,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自由。

  我总是看到哥哥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看星光,看落雪,每当看到他寂寞的样子我就感到难过。特别是在梨落死了之后,哥哥几乎没有笑过;而以前,他总是对我微笑,眼睛眯起来,白色的整齐的牙齿,长而柔软的头发披下来,覆盖我的脸。

  因为哥哥要当国王,所以梨落就必须死,哥哥没有任何的反抗。可是我知道他内心的呼喊。哥哥告诉过我,他其实并不想成为国王,他想做的,只是去幻雪神山隐居,做个逍遥的隐者,对酒当歌。

  我曾经发过誓,我一定要给卡索自由,哪怕牺牲我的一切,所以我要成为国王,然后用我至高无上的权利,给哥哥所有他想要的幸福。我知道这样是近乎毁灭的举动,就连卡索也不会答应,可是,我在所不惜。泫榻,岚裳,我的幻影宫殿,一切在我眼中只是云烟,只有卡索的快乐,是我命中的信仰。

  其实,从我记事开始,哥哥就是我心中惟一的神。

  当哥哥将剑刺进我胸膛的时候,我感到那么难过,不是为我将要消失的生命,而是因为我最终还是没有给他自由,国王这个位置还是会囚禁他的一生。当我倒下来的时候,哥哥再次抱住了我,这是他在刃雪城中第一次抱我,于是我开心地笑了,我想告诉他,哥,请你自由地飞翔吧,可是我还没有说完,就再也发不出声音。我看到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轮廓分明的面容上,我怕他会感到寒冷,于是我屈起食指,念动咒语,将我流出来的血,全部化成了火焰般的红莲,围绕在他身旁。

  哥,请你自由地……

  当我泪流满面地从释的梦境中挣扎着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婆婆慈祥的面容,我扑上去,抱着她,大声地哭喊出来。

  当我抱紧她的时候,我碰掉了她头发的发钗,于是她银白色的头发散落下来,铺满了一地,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长的头发。

  我问她,婆婆,您的头发……

  婆婆笑而不答,然后我听见身后一个冷静的声音告诉我,她才是幻雪帝国幻术最强的人,她是你父皇的爷爷的母后,当今幻雪帝国最好的幻术师和最好的占星师,所以她才可以给你最好的梦境。

  然后我转过身,看到一身白衣的星旧。他微笑着对我说,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给你释的另外一个梦境,也是你自己的梦境。

  星旧继续说,释在死之前就对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死了,那一定是死在你的手上,因为只有你一个人才可以轻易地杀了他。他叫我在他死后将他的灵力全部传承给你,同时给你他的最后一个梦境。

  我摸着自己突然变长的头发,发不出任何声音。

  星旧将我带到冰海边上,这个地方似曾相识,黑色的悬崖,白色的浪涛,翻涌的泡沫,飞翔的霰雪鸟。

  星旧,这是哪儿?

  离岸,我画中的地方。

  你带我到这个地方干什么?

  告诉你关于你的前世。

  我的前世是什么?

  你自己进入梦境中去看吧。

  我走进星旧给我的梦境,然后发现自己仍然站在离岸,只是没有了星旧的影子。我茫然四顾,然后看到了炼泅石,黑色而孤独地矗立在海边。当我走近的时候,我看到了炼泅石上捆绑着一个人,头发凌乱地飞舞在海风中,面容像极了父皇。他的肩上,停着一只巨大的霰雪鸟。

  第12节:巨大的霰雪鸟

  鸟儿,你知道我最想要什么吗?我听到那个被囚禁的人说。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自由,我想推倒这块石头,哪怕跌入海中粉身碎骨,我也不想囚禁于此失去自由。那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他摇摇头,说,你怎么会懂,我告诉你有什么用。他看着霰雪鸟说,鸟儿,你知道吗?来世我想成为幻雪帝国的皇子,我不是想成为国王,而是因为那样,至高无上的我就可以拥有我想要的自由。来世我最想要的就是自由。

  然后那只霰雪鸟突然腾空而起,开始向着这块巨石俯冲,一下一下地撞,最后撞死在这块炼泅石上,鲜血在黑色的岩石上绽放,如同鲜艳的火焰般的红莲,而捆绑那个人的链条也被撞开,那个人微笑着跌落悬崖,浪涛一瞬间就将他吞没了。

  然后我又看到了星旧,海风灌满了他的白色长袍。

  他举起右手,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然后看到了那块黑色的岩石。

  我抚摩着岩石上的血迹,那些血迹已经差不多消失掉了,只有一些渗进石缝的血液干枯在那里,被永远地留了下来。

  卡索,那个因触犯禁忌而被囚禁的巫师,其实就是你的前世。

  星旧,你说这是释给你的梦境,那么释呢?

  释的前世也在里面,他就是那只为你而死的霰雪鸟。

  然后我突然感到一阵剧痛穿越胸腔,我张开口,看见白色晶莹的血液从我的口中汹涌而出,一滴一滴地掉在黑色的海岸上,血液流过的地方,全部盛开了火焰般的红莲,所过之处,温暖如春。

  天空一只巨大的霰雪鸟横空飞过,当我抬起头的时候,它一声嘹亮的破鸣,然后飞往更高的苍穹。

  哥,请你自由地……

  第13节:河水一样平静

  在我350岁的时候,我终于成为了幻雪帝国的王。我站在刃雪城恢弘的城墙上面,看到下面起伏的人群,听到他们的呼唤,他们在叫我,卡索,我们伟大的王。那些人从来没有见过刚继位头发就这么长的国王,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释的灵魂延续在我的生命里,银白色的长发飞扬在凛冽的风里面,我听到释的亡灵在天空很高很高的地方清亮地歌唱,我听到他低声地说,哥,请你自由地……

  我能感受到释的头发在我身上留下的寂寞的痕迹,它们的主人已经在多年前死在我的剑下,白色的血迹,伸开的手指,放肆绽放的莲花……一切的一切像是天空最明亮清朗的星象图,可是没有人能够参破里面埋葬了多少绝望,星旧参不破,我也参不破。

  每当我仰望天空的时候我就会看见霰雪鸟仓皇地飞过,破空嘶哑的鸣叫,凄凉得让人想掉泪。我可以看见高高站在独角兽上的梨落,看见她快乐地操纵风雪,我可以看见岚裳在海中轻快得如同一只蝴蝶,听到人鱼唱晚弥漫整个幻雪帝国,我可以看见释顽皮得如同个孩子的面容,笑容英俊而又邪气,头发长长地四散开来,他左手捧着一团飞舞的雪,右手捧着一团闪烁的火,脚下盛开无数的红莲。

  我的弟弟是最爱我的人,只是他爱得太惨烈,他就像个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尽管他有着成熟男子最完美的面容,其实他的内心像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又任性又脆弱,他的灵力比我都强,却连反抗都没有就死在我的剑下,死的时候还在笑,可是笑容里绽放了那么多的难过,因为他不能给我自由,不能再和我一起站在高高的城墙上,让风灌满我们的白色长袍,不能再和我一起,回到雪雾森林,回到一切都没有开始的最初。

  还有梨落,被我父皇葬在冰海深处的最伟大的巫师,在屋顶陪我失眠的美丽的女子;还有岚裳,爱得轰轰烈烈的女孩子,看到她死时的鱼尾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手掌里面,在围观的人群散去之后,我难过得哭了,眼泪掉下来洒在岚裳雪白晶莹的头发上。

  然而他们都是亡灵,我只有伸出手,对着苍蓝色的天空伸出手,虚无地握一握,然后再握一握。

  宫女和侍卫们都在说,我是历史上最寂寞的一个王,白天我习惯捧着一卷卷羊皮法典,靠在樱花树下,学习那些古老而生僻的幻术;而晚上,我会坐在屋顶上,看星光如扬花般飘落,偶尔有樱花花瓣从很远的地方飞过来落到我的肩膀上,我会捡起来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偶尔可以听到远处雪雾森林里的那些小孩子的嬉闹和森林沉沉的呼吸,我淡然地笑,在抬头望天的时候。

  大风凛冽地吹过去,轰轰烈烈地吹过去。

  日子就这么平静地过下来。

  某一天我恍惚地想起在雪雾森林的时候,在我连巫师都还不是的时候,婆婆总是捧着我的脸,摸着我柔软而细腻的长发说,卡索,当你成为幻雪帝国的王的时候,你的日子会突然间变得如河水一样平静,一千年,一万年,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渐次走过。

  第14节:孤独的国王

  我是个孤独的国王,按照幻雪帝国的惯例,每个旧国王退位后都不能再呆在刃雪城,包括皇后,妃子,都要隐居于幻雪神山。所以我总是在偌大的宫殿中听到自己孤单的脚步声。因为我没有选皇后和嫔妃,因为我忘不了梨落忘不了岚裳,那些善良而深情的女孩子。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梨落从独角兽上走下来,跪在我的面前,双手交叉,对我说,王,我带您回家。她的笑容好温暖,让我连风雪都不怕。我总是一遍一遍地梦见岚裳死在樱花树下的样子,蜷缩着身体,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有时候我会去雪雾森林,与那里的孩子一起玩,教他们一些很好玩的幻术,婆婆总是站在我的旁边,安静地看着我。有个很漂亮的男孩子对我说,你是最好的王,以后我当你的护法好吗?我说好,那你的头发要变得很长很长哦,你现在的灵力还不够,我的东南西北四大护法全部空缺着呢。看着那个男孩子干净的面容我想起释小时候,眼睛很大很透明,漂亮如同女孩子,笑起来像绽开的樱花,又干净又明亮。

  很久之后,婆婆对我说,卡索,你永远像个小孩子,看着你坐在那些孩子中间笑得一脸落寂,我的心就狠狠地痛起来。

  是啊,我就是个孩子,可我还是在流亡凡世的三十年里长大了,我抱着弟弟行走在俗世的风尘中。现在释已经消失在天空上,而我却穿上了凰琊幻袍,戴着雪岚冠,坐在玄冰王座上,俯视着我的子民,成为他们心中永射光芒的神。可谁知道神内心的孤独呢。

  有时候我会像几百年前一样像个孩子般躺在婆婆的膝盖上,以前我的头发短得可以束起来盘在头顶,而现在我的头发那么长,沿着我的凰琊幻袍散落开来铺满一地。婆婆说,卡索,你的灵力越来越强了。我说,婆婆,灵力再强有什么用,就好像一个人空守着一处绝美的风景,身边却空荡荡地没有一个人。我已经没有想要去守护的人了。婆婆,现在除了你和星旧我都很少说话了,我发现我不想对别人说话,我从来没有觉得刃雪城那么空旷那么大,像一个巨大而辉煌的坟墓。

  婆婆,我想去看父皇和母后。说完我感到婆婆抚摩我头发的手突然停下来。

  王,不可以,幻雪神山是个禁地,刃雪城里的人除了占星师可以去祭星台占星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踏进幻雪神山一步。

  为什么?我只是想去看我娘。

  卡索,经过这么多年经过这么多事,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是没有为什么的,这只是幻雪帝国的规矩,尽管在凡世人心中我们是高高在上的神,可是神也是被禁锢的。卡索,你知道吗,以前王族的人背上都是有翅膀的,雪白色的羽翼,柔软的羽毛,可是现在王族的人虽然可以自由地使用幻影移形术,却没有人可以飞翔了。

  婆婆,我娘为什么不来看我?我很想她。

  卡索,不是你母后不想,而是她不能。

  为什么不能?

  卡索,有些事情是不被允许知道的,以后你总会明白。

  那我去问星旧。

  星旧也不会告诉你,因为他和我一样,是这个帝国最伟大的占星师,占星师自由占星自由释梦,谁都不能强迫,而且,星旧也知道,什么事情可以说,什么不可以。

  我抬起头望着婆婆布满皱纹的脸,她的笑容温暖但模糊,像隔着浓重的雾气盛放的莲花,遥远得如同幻觉,我似乎又看到了云朵上释的亡灵,他涟漪一般徐徐散开的笑容。

  天空飞过巨大的霰雪鸟,鸣叫声撕裂了一片苍蓝色的天空。我的眼睛微微地疼痛起来。

  第15节:渊祭是谁

  几个月后我还是去了幻雪神山,因为我在落樱坡欣赏凋零的樱花的时候,看到了以前莲姬身边的一个宫女,她的头发居然到了脚踝,这也就意味着,她比刃雪城中任何一个巫师都厉害。而这几乎不可能。

  幻雪神山隐藏了太多的秘密。我想要揭破。

  看到母后的时候,她站在一潭泉水边上,头发软软地散在她脚边,无法估计的长,可能比我的头发都还长,一头白色的独角兽站在她的身旁,樱花一片一片飞进她的头发里面,水光映在她脸上。

  我轻轻地喊,娘。

  母后转过身来,然后看到了我,看到了她身着凰琊幻袍头发飞扬的儿子,幻雪帝国现在的王。

  然后她的面容开始变得扭曲而显得恐怖,她身子向后晃了晃,手上采集的樱花花瓣纷纷散落。她只是一直摇头,然后对我说,你快回去,快回去……

  娘,你不想让我来看你吗?娘,我想你了,我在刃雪城里好寂寞,你过得还好吗?

  母后还是摇头,只是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来。

  我刚想走过去,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微,只是一些雪在脚下碎裂的声音,但是我还是听到了,母后也听到了。还没等我回过头去,母后已经扣起拇指和无名指,指了指泉水,又将手指向我,我还没看清楚就被一股从泉中飞出来的水流包围了,然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在昏迷前的很短的瞬间,我听到了出现在我身后的那个人的声音,是莲姬。

  刚刚是谁在这儿?莲姬的声音还是像以前一样,如同冰凌一样尖锐而寒冷。

  没有人,我在看樱花凋落。

  那你为什么使用潋水咒?

  我的行动没必要向你汇报,我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对你使用水杀术,你信吗?

  在我面前你用水杀术,你不想想在幻雪神山里面你算老几。

  然后我感到一阵尖锐的寒冷侵入骨髓,迅速上行到脑中,然后我失去了知觉。我眼中最后的画面是娘泪流满面,樱花残酷地飘零,如同释死时的那个冬天。

  雪雾森林永远是温暖的,阳光如碎汞满地奔跑,野花绚烂得无边无际。我醒来的时候睡在婆婆的屋子里面,火炉散发温暖的木柴香味,婆婆坐在我的床边,笑容安详而淡定。在门口,星旧背光而站,门外明亮的光线将他的剪影勾勒得格外清晰。我看到了他手上的落星杖。我知道那是婆婆占星时的巫术杖。

  婆婆,您的手杖……

  王,我已经把落星杖送给星旧了,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幻雪帝国最好的占星师了,我已经老了。婆婆抚摩着我的头发温和地说。

  那么最好的占星师是不是有权利说想说的话呢?星旧突然转过身来,望着婆婆。他的表情冷酷而生硬,如同祭星台上冰冷的玄武岩。我从来没想过星旧会用那种表情对婆婆说话。

  不能。有我在你就不能。婆婆的语气更冷,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严肃的样子,我甚至看到了她手指的屈动,很明显,她已经在暗中积蓄幻术能量了。风从门口汹涌地闯进来,灌满星旧的占星袍,而婆婆的发钗也跌落下来,银色的长发飞扬纠缠在风里面,我感到令人眩晕的杀气。

  于是我小心地走到他们中间,以便及时阻止他们之间的争斗。

  婆婆,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一切?我是幻雪帝国的王,我有权利知道的。

  你知道了不会幸福,肯定会被毁灭掉的。

  难道你觉得他被毁灭得还不够吗?他一辈子都会这么孤单寂寞下去,刃雪城里只听得到他一个人的脚步声,他与生活在一个坟墓里有什么区别呢?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您也死了,那他要怎么活下去?以前就是因为很多事情我不敢讲,所以总是模糊地去暗示王,可是结果呢?他杀死了自己最爱最疼的弟弟。婆婆,还不够吗?

  星旧,你不告诉他他只是寂寞地活下去,但是你告诉了他他就不会再有生活了。

  婆婆,难道渊祭真的那么可怕吗?

  对,没见过她的人永远不会明白一个人可以可怕到那种程度。

  我听见了他们的每一个字可是依然不明白,于是我转头问星旧渊祭是谁。

  渊祭她是……

  住口!你再说一个字我会让你的存在变为幻雪帝国的曾经!婆婆举起了左手,有细小的风雪开始围绕着她的指尖飞旋。

  我看见婆婆的脸突然变成苍蓝色,我知道这样下去星旧必死无疑,我突然站到婆婆前面,撑开屏障保护星旧。我对婆婆说,婆婆,你的幻术比不过我的,我不想对你动手。而且我也不会对你动手,只要你不伤害星旧。

  第16节:苍老的面容

  婆婆看了我很久,我看到她眼中四射的光芒。我似乎看见了婆婆年轻时叱咤风云的样子,但在一瞬间,婆婆眼中的光芒突然暗淡下去,我看到她的面容说不出的苍老。

  我突然心疼了,我觉得自己很过分。站在我面前的是把我一手带大的婆婆,那个心疼我胜过全世界的婆婆。

  婆婆低下头,低低地说,对,我的幻术是比不过你的,卡索,我知道你是不会对我用幻术的……

  当婆婆说到“用”字的时候她突然闪电般地出手,然后手指沿着我的手背划上我整条手臂,我的整个左手被坚固的寒冰冻住,完全丧失能力,然后我看见对面星旧被婆婆在三招内控制住了,星旧笔直地倒下去如同一棵倒下的树。

  婆婆的确是刃雪城中最好的幻术师。

  当婆婆倒下来坐在地板上的时候,她很明显地老了,她说,卡索,我还是败给你了。我以为自己的幻术比你强,卡索,你真的长大了。

  我望着婆婆没有说话。从释的头发长到我身上的那天开始,我就学会了火族的魔法。当婆婆制住我的左手的时候她完全没有防备我的右手,于是我用火族最简单的魔法就击败了她。

  婆婆站起来,走到门口,背对着我和星旧,她说,也许是天意吧,星旧,如果你想说你就说吧。婆婆的皱纹里面流过闪亮的痕迹,我低着头不敢去想那是什么。

  星旧走过来对我说,王,你见到你的母后了吧。

  见到了。那她用的幻术你见过吗?

  我突然想起,母后使用的幻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甚至连听说都没有。我不知道母后怎么可以直接操纵液态的水,那是违背幻术法典的,我从小学习的幻术都必须将水冻成冰雪霜才能操纵。

  那个幻术是潋水咒,比幻影移形更强大。幻影移形只能自己行动,但潋水咒却可以通过操纵水而移动任何东西。

  那幻术法典上为什么没有记载?

  幻术法典?那只是幻雪帝国最老的国王对后世所开的玩笑。

  星旧走出屋子,站在空旷的草地上,仰望苍蓝色的天空,占星袍被吹得如同一面猎猎作响的旗帜。

  其实刃雪城只是幻雪帝国的一部分,而且是很小的一部分,在这个城内,巫师、剑士、占星师安静而幸福地生活,草长莺飞,日月轮回,草木枯荣。这是个理想的世界,没有人会因为灵力比别人强大而侵犯别人,弱肉强食在这个城中根本就不存在,所以刃雪城中的王不是灵力最强的人。在我成为一个占星师的那天,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告诉我,她一直觉得这个冰族的世界不稳定,有什么东西掩埋在和平的背景下面,热闹的街市,幸福的人群,坚固的人伦,繁华的盛世,一切似乎都是水中的倒影,一晃倾城。我从来不怀疑那个人所说的一切,从来不会。

  王,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刃雪城中最年轻但是却最伟大的占星师吗?

  不知道,是天赋吗?

  不全是,从小我和那个人就是灵力高强的孩子,我们一直想占破刃雪城的秘密,所以我频繁地出没祭星台,可是依旧占不破,可是一天一天,我的占星能力日渐增强最终超越了刃雪城里所有的人。直到一个月前婆婆将落星杖交给我,于是我参透了杂乱的星象。

  一个月前?

  对,王,你已经昏迷一个月了。

  婆婆的叹息从火炉旁传过来,我看到火光跳跃在她的脸上。她说,我没想到你的灵力已经强到可以参破这个幻雪帝国最大的秘密,所以才敢把落星杖交给你,也许这是天意吧。不过星旧,我还是不明白,你的灵力不可能会强到参破那个秘密的。

  星旧没有回答,他的背影在越来越暗的光线中渐渐如雾般消散。

  星旧,告诉我,刃雪城的秘密到底是什么?我隐约觉得事情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幻雪帝国的秘密就是:幻雪神山才是真正的幻雪帝国,刃雪城只不过是个水晶花园般的玩具宫殿。

  那这与我的毁灭有什么关系?

  让我来说吧,婆婆慢慢地站起来,望着我,我看到她苍老的面容格外心疼。

  你觉得以前你娘的幻术强大吗?

  大概和梨落差不多吧。

  第17节:等待奇迹

  那现在呢?

  刃雪城里除了你和我也许就再没人可以胜过她。

  那就对了。

  婆婆,你这样说我越听越不明白。

  星旧说,那我给你一个梦境吧,我不是这个梦境的制造者,我的灵力没有强到可以制作如此逼真的梦境,就像婆婆曾经给你的释的那个梦境一样。这个梦境是你娘给你的。

  我走进我娘的梦境,如星旧所说的一样,梦境逼真得无以复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娘居然拥有了超越星旧的释梦能力。在梦中,我娘对我说话,我伸出手,居然可以摸到我娘的脸,尽管我知道那是幻觉,可是我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泪流满面了。

  我抬起头,太阳在地平线的上面,惶惶然惶惶然地,沉下去。

  暮色四合。

  卡索,我终于看到了你穿上凰琊幻术袍的样子,英俊空灵如同你曾经的父皇,当你站在刃雪城高高的城墙上时,我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可是我注定还是要离开你,我走得很放心尽管很不舍,我知道你长大了。可是当我走进幻雪神山的时候,我突然极度地害怕,我从来没想过幻雪帝国居然有这样的秘密。我本来以为你的灵力已经强大到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可是当我进入幻雪神山的时候,我发现里面的宫女都可能和你的灵力不相上下。

  而且幻雪神山中有样东西和你必然会有联系,那就是隐莲。

  幻雪神山的统治者叫渊祭,从来没有人见过她。只是每个人进入幻雪神山的时候,渊祭都会派她的宫女送来隐莲汤,喝掉之后,每个人的灵力增加五倍。

  而且,隐莲最大的作用是可以复生。我害怕你知道。因为我知道如果使樱空释和梨落复生,你是可以放弃整个世界的。我叫婆婆不要告诉你这个秘密,可是我最终还是在幻雪神山里面看见了你,那天我好难过,我仿佛看到你生命的尽头雪花满地。

  卡索,我知道我是不能阻止你进入幻雪神山了,可是你一定要明白,这里的人每个都是灵力卓越者,比如莲姬,我在她手下过不了三十招。

  卡索,我的孩子,请你快乐地活下去,你是我在世上惟一的牵挂了……

  我还是决定了去幻雪神山,如同婆婆预料的一样,她对我说,其实从我了解事实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不能再阻止我了。

  我对刃雪城中的大臣们宣布了我的决定,整个刃雪城大殿里没有人说话,寂静得如同坟墓。尽管他们每个人都觉得奇怪但是没人反对我,没有人会为了这种看上去很平常的事情反对他们的王,星旧也没有说话,他站在下面,眼中大雪弥漫,他知道这个看上去很平常的事件背后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我突然想起我告诉婆婆我要去神山的时候婆婆哀伤的表情。

  我问她,婆婆,我怎么才能见到渊祭,怎么才能拿到隐莲?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可能。婆婆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哀伤。

  我走过去抱着婆婆,对她说,婆婆,我知道我的灵力要对抗渊祭是很可笑的,可是为了释和梨落还有岚裳,我愿意去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奇迹。

  我感到脖子上一阵滚烫,婆婆的眼泪一点一滴地流进我的凰琊幻袍。

  当那些大臣散去之后,星旧依然站在下面,望着我,我对他说,星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关于那个世界的一切。

  星旧说,那个世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灵力强谁就主宰一切。你不要以为幻雪神山很小,其实那是由无穷多个世界重叠在一起的,所有的世界在同一个时间中运转,错综复杂。比如你看见你娘的那个泉水边,那个水边的宫殿在水中的倒影是真实的存在而不是光线的反射,比如你看见一个没有出路的山谷,其实穿过山谷尽头的那片山崖,后面又是一个世界,甚至一朵樱花里面也可以包藏一个巨大的空间,而那朵樱花,就是那个世界的进口。王,我这样说你明白吗?

  明白。星旧,我需要带什么东西去?

  王,你需要带的不是东西,而是陪同你的人。一个人是绝对没有可能走到渊祭面前的。其实即使是很多人,要见到渊祭,也是要等待奇迹的。

  我明白。

  第18节:星旧的字迹

  星旧走上来,从雪白色的长袍里拿出一卷羊皮纸,我摊开来,然后看到了星旧的字迹:

  片风,风族精灵,善风系召唤术。

  月神,冰族,从小屏弃白魔法,专攻黑魔法,善暗杀,进攻。

  皇柝,巫医族,从小屏弃黑魔法,善疗伤,巫医族的王。

  潮涯,巫乐族,善巫乐,继承上古神器无音琴,巫乐族的王。

  辽溅,冰族,剑士,善进攻,原东方护法辽雀之子。

  星旧,冰族,占星师。

  望着手中的卷轴,我一直没有说话,我知道星旧安排的这些人全部都是潜伏在刃雪城各个角落里的灵力超凡的人,但同时星旧也让我明白了渊祭的可怕。

  我说,不行。

  星旧说,王,这些人是刃雪城里最强的人了,虽然不全是冰族的人,但我可以用人头担保他们会对王绝对地忠心。

  星旧,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不能和我一起进山。刃雪城里面不能没有人留下来帮我管,哪怕这只是一座玩具宫殿。

  王,你不明白,如果没有占星师的话,你们连路都找不到,更何况北方护法那里没有占星师肯定过不了。

  北方护法?

  对,王,幻雪神山里和我们刃雪城中一样,也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护法。可是和我们四个护法全部都是武将不同,幻雪神山里面的四个护法分别司四种不同的力量。东方护法司战斗力,北方护法司占星,南方护法司巫乐,最厉害也最可怕的是西方护法,司暗杀。没有人见过西方护法,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甚至可能是个精灵,是个魔兽,或者一块石头,一朵花。而且西方护法是除了渊祭以外惟一一个可以自由出入幻雪神山和刃雪城的人。在见到四个护法之前,你们会见到一个大祭司,名字叫封天。她的幻术,不会比你见过的最强的人的幻术低。

  不行,还是不行。星旧,你必须留下来,你可以从星宿家族中重新找个占星师和我一起,你是我可以放心地将整个帝国交付的人。

  王,你不明白,我已经是星宿家族中灵力最强的占星师了,没有人……

  然后我看到星旧突然闭上了嘴,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游离而伤感。我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没有说话。过了很久,星旧转过头去,他说,王,那我再回去问问我父王。然后他离开了大殿。

  当他走出去的时候我马上使用了幻术隐身幻影移形到他前面,然后我看到星旧银白色的头发垂落了几缕下来遮盖了他轮廓分明的面容,头发下面,两行清亮的泪水不断地流下来,流下来。

  当天晚上,我坐在屋顶上面,那天晚上的星光特别好,那些破碎的星光如同蝴蝶如同扬花一样缓缓飘落在我的肩膀上面。

  我望着蓝黑色的天空,小声地念着释的名字,我仿佛看到了他的面容在天空上面,又高又浅又透明,无法靠近,无法触摸。

  然后我看见了星旧,他高高地站在城墙上面,大风凛冽地将他的长袍吹得如同撕裂的旗帜,仿佛有一股风从他的脚下升起来,将他的头发吹得全部向上飞扬起来,我看到他的嘴唇不断地翕动,我知道他在念动咒语。

  我依稀记得看见过婆婆用过这样的魔法,好像是占星师间互通信息用的。可是我看见星旧脸上的表情,又难过又哀伤,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星旧这个样子。我记忆中的星旧,表情冷峻得如同坚固的千年寒冰。

  可是第二天早上我问星旧昨天晚上在哪儿的时候,他对我说,王,我在我的宫殿里占星,希望了解更多关于幻雪神山的秘密。

  我看到了他的手指因为紧张而蜷缩起来,我没有再问下去。

  我只是不明白星旧为什么要骗我。

  我固执地要去幻雪神山,而且固执地要星旧留下来。

  第19节:晶莹的瞳仁

  当我那样告诉星旧的时候,星旧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后来他笑了,我第一次看见他笑,像是所有的冰都融化开来,笑容如水一样在他脸上徐徐散开,他的嘴角有温柔的弧度,笑容很漂亮。他说,王,你这样真像个小孩子。然后我看到他的眼泪流下来。

  他跪在我面前,对我说,王,我以星宿族下任王的名义,希望你能驾监幻星宫。

  我第一次来到幻星宫,来到传说中幻雪帝国最精致最轻盈的宫殿,整个宫殿像一只展翅欲飞的白色苍鹫,我看到大殿前面的广场地面上的六芒星图案。

  星旧的父王和母后以及宫中所有的人全部站在门口迎接我,他们的头发全部是纯净的银白色,长长地飞扬在风里面。虽然我从小就听说过占星家族灵力高强,但我没想过他们的发色会如此纯净。我在一瞬间里想到梨落,如果不是她的发色有微微的蓝色,说不定她现在已经是我的王妃,我得到了我的幸福,也许释也不会死。我抬头看苍蓝色的天空,看天空上游移的云朵,看云朵上歌唱的亡灵。看得我心中一阵空荡荡的。

  星旧从大门中走出来,怀中抱着一个女子,头发及地,闪亮的银白色。星旧用幻术在身边召唤出风雪围绕成屏障,保护他怀中的人。星旧的眼睛异常的温柔,他看着怀中的那个人,眼睛一直停留在那个人身上,头也不抬地对我说,王,这是我的妹妹,星轨。

  我终于知道,原来星旧有个妹妹,可是这个妹妹,却是整个星宿族心里的伤痕,如同很多年前的圣战一样,不愿提起,不愿触碰。

  星旧说,当星轨出生的时候,她就已经拥有了一千年的灵力,头发长长地包裹着她,整个家族特别荣耀,我的父王母后甚至喜极而泣,因为星轨必定会成为家族中最伟大的占星师,甚至成为刃雪城里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占星师。可是,当父王为星轨举行了最初的新生占星之后,整个家族的人陷入沉沉的哀伤。因为星轨的星象是被打断的,她的寿命只有二百五十年。而且,她对外界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很细小的危险都可以对她构成无法估计的威胁。星轨从出生后就一直呆在幻星宫的最底层,为整个家族占星,当初为你弟弟樱空释占星的时候,也是星轨叫我去检查那几个占星师的尸体,叫我提防樱空释的。可是整个家族对我妹妹的存在守口如瓶,因为如果国王知道了我妹妹,他肯定会要我妹妹去担任御用占星师的,在皇宫里没有人保护她她随时会死掉的,所以整个王族就隐瞒了这个秘密。我妹妹的占星灵力凌驾于任何人之上,当我拿到婆婆的落星杖的时候,我就把它交给了我的妹妹,于是我知道了刃雪城最大的秘密。其实婆婆对我的灵力估计没有错误,她只是不知道,我有个全世界最好的妹妹。那天晚上我站在城墙上与我的父亲交换信息,我问他能不能让星轨和您一起进入幻雪神山,最后父王说叫我决定。于是我决定相信您,我的王。

  我看见星旧俯下脸,亲吻星轨苍白的面容,星轨睁开眼睛,看着星旧微笑,小声地叫,哥。

  那一刹那我似乎觉得斗转星移,几百年前我和释的时光碎片又纷纷涌到我的面前,一阵一阵尖锐的忧伤划过我的心脏。

  王,我把星轨交给你,我希望你用全部的力量照顾她。她能在幻雪神山中给你最正确的指示,我相信我的妹妹。只是,她太脆弱了,不能受任何的伤害。

  我从星旧手中接过星轨,我发现星轨的身体一直在颤抖,她真的是个让人怜惜的孩子。我突然想到我在凡世抱着还是孩子模样的樱空释走在大雪纷飞的街头的样子。

  当我离开刃雪城开始走向幻雪神山的那天正是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刃雪城里的冬天,大雪一落十年。我站在刃雪城的门口,望着恢弘的城墙没有说话。谁都不愿意相信这么伟大的帝国竟然只是被人操纵玩耍的玩具宫殿。

  我第一次见到了月神,那个被星旧反复提起的人,她的脸似乎是用冰刻出来的,冷峻而没有任何表情,她的左手隐隐发亮,我知道那是她杀人时用的武器,月光。那种光芒在月神的手里会幻化为锋利的光刃,比最锋利的冰刃都要犀利。她的头发很长,竟然和梨落一样泛着微微的蓝色,我突然觉得好熟悉。可是星旧却告诉我,梨落和月神的发色不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情况。梨落是因为血统的不纯净,而月神则是因为魔法的不完备,因为她从小学习的魔法就是暗杀的黑巫术。她穿着一件及地的淡蓝色长袍,我看见她的时候她斜倚在城门口那两棵参天的樱花树上。那两棵树是被父皇施过魔法的,可以无限制地向上生长,接近天宇。月神仰头看天,淡蓝色的天光从上面落下来融化在她晶莹的瞳仁里。

  第20节:结果如何

  辽溅以前我在刃雪城每百年的盛典上见过他,那个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我也是个小孩子。父皇叫辽溅出来和我比试幻术,因为他是东方护法辽雀的儿子。那个时候我就记住了这个眼神犀利、性格倔强的孩子,当他被我击败在地上的时候,他依然咬着牙齿不服输地看着我。父皇对辽雀说,你这个孩子以后肯定是个很好的东方护法。而现在,转眼百年如烟云般飘散开去,那个倔强的孩子现在站在我的面前,面容硬朗,星目剑眉,银白色的头发用黑色的绳子束起来,飞扬在风里,他说,王,我会尽全力保护您。

  皇柝比我大三百岁,他的面容上已经没有少年的那种桀骜和乖戾,而是有着沉淀下来的沉着和冷静,他穿着一身全黑色的长袍,头上乌黑的发带,他的银白色头发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那么纯净。他双手交叉在胸前,对我弯下腰,什么都没说,只是他手上已经结出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透明的圆球,我知道那是白魔法中的防护结界。他跪下来,将左手举到我面前,说,王,只要我不死,这个结界就不会破,而这个结界不破,就没有人可以伤害到你。我望着他,他的眼中似乎有无穷的风云聚散又合拢,瞬息万变。那样的光彩是年轻如我和辽溅所无法比得上的。

  而片风和潮涯安静地站在最远处,风吹起他们的长袍,翻飞如同最唯美的画面。年轻的片风和倾国倾城的潮涯,他们的笑容像扬花一样散开,潮涯甩开如云的长袖,将地面的樱花瓣扬起来,片风伸出左手掌心向上,动了动无名指和食指,然后突然一阵风破空而来,卷着那些花瓣飞到我面前,纷纷扬扬如雪般落在我的脚边。

  我知道,他们是这个刃雪城中最强大的人。

  我告诉了他们关于幻雪神山的一切,我不想隐瞒他们什么,当我说完最后一个字时,他们全部跪在我面前,对我说,王,我们的生命和你在一起。

  星轨躺在辽溅的怀里,我看到她对我的笑容,从她的眼睛里,我看到她对我说,王,不要害怕。

  我对来送我们的星旧说,星旧,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王,幻雪神山是个残酷的世界,请你不要相信里面任何一个人,而且神山里面的那些极其强大的幻术都是不能传授只能继承的。

  不能传授只能继承?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如果你娘要将她的那些幻术传授给你那么她就不能再使用那些幻术,王,其实你应该相当熟悉这种继承的,你忘记了释在你身上留下的灵力吗?释的长发就是另外一种本质一样的继承。

  那你能告诉我关于渊祭的一些事情吗?

  不能,王,甚至连我妹妹都不能。每次我们对渊祭进行占星的时候,天象就会突然大乱,关于渊祭的一切,只能靠王自己去探索了。

  那你对我这次进入幻雪神山的行动进行过占星吗?

  进行过。

  结果如何。

  星旧抬起头来,望着我说,王,命运有时候是可以改变的,就像传说中最伟大的占星师可以操纵星星的轨迹而改变命运一样。有时候死亡是最伟大的复生。

  星旧,我不懂。

  王,其实我也不知道,本来如果星象完全呈现绝路和死崖,我会觉得很自然,可是整个星象里面却到处都埋藏着生机,而每个生机背后又都是死门。王,一切就靠你了,你是我们帝国中最伟大的幻术师,请你福泽我妹妹,福泽每一个人。星旧跪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对我说。

  我对他点点头,走过去抱了抱他的肩膀,我说,你放心,我会像待释一样待星轨。

  当我们走了很远之后,我回过头去看我的帝国,我曾经舍弃了自由牺牲了释和梨落换来的帝国。星旧还是站在城门口,我看到他的幻袍在风里翻飞不息。

  星轨确实特别虚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一天中大多数时间她都躺在辽溅的怀里,看上去似乎睡着一样。当风雪稍微大一点的时候,皇柝甚至不得不撑开屏障保护她。只是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她会突然睁开眼睛,告诉我们躲避的方法。星轨的灵力确实非同寻常,她甚至不需要动用占星杖进行占星就知道危险的来临。

  比如当我们进入神山的时候,星轨突然叫我们左转躲在树木背后,然后我们就看见了我们右边缓缓走过几个宫女,头发长长地拖到地上。有一次,我们走进了一个山谷,走到中间的时候,星轨突然挣扎着起来大声叫着我们后退,当月神最后一个退出山谷的时候,山顶的大雪突然崩塌,整个山谷被埋葬,在大雪崩塌的轰然之声中,星轨急促的呼吸显得那么微弱,像要断掉,她真的如同水晶蝴蝶一样,连任何风雪都承受不住。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3四十九虚岁的幻雪帝国之王,第二有个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