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佛剑情天

时间:2019-11-08 13:26来源:言情小说
他们终于从乐天湘身上,看出了天狐门的实力。以乐天湘此刻的造诣,八大门派可以说是无人能及的,而天府八狐,加上洪九郎有九人之多,八狐中死了一个刘天雄,不过天狐老人犹健

他们终于从乐天湘身上,看出了天狐门的实力。 以乐天湘此刻的造诣,八大门派可以说是无人能及的,而天府八狐,加上洪九郎有九人之多,八狐中死了一个刘天雄,不过天狐老人犹健在人间,而且天府八狐已有了门人弟子,下一代也杰出得很。 天狐门组成后,洪九郎的表现是如此特出,天狐门的实力是如此坚强,已经凌驾于每一家之上。 虽然天狐门还没有以势凌人,却有些地方,已经干涉到他们的权威,尤其是洪九郎对其他没有门户的江湖人特别照应,取得了大家的支持,隐隐已是武林霸主之势。 这个霸主只是不欺负人而已,但八大门派的地位,却大受压制,不像以前了。 邵威被打得动了火,突然他放开了守势,两支钩一齐进攻,他拼着挨一下重攻也要把乐天湘腰斩于地。 端木方眉头微皱,却没有出声。 洪九郎很留心观察他的表情,却有点莫测高深。 他们两人都知道邵威要倒霉了,但端木方却不加喝止,他难道对自己属下的生死毫不关心的吗? 乐天湘在一连串的攻势下连退了两步,然后轻叱一声,手中射出一道白色的匹练。 匹练去势很疾,却寂无声息。邵威以为是什么暗器,连忙将双钧交叉,挡住了门面。 那知道这一道匹练素绫,飞出来紧紧地卷住了两枝钢钩,缠死在一起,邵威什么招式都耍不出来了。 乐天湘手上一用劲,竟把他连人带钩都挡了过去。 邵威如果肯放手弃钩,则这一场搏斗已分胜负,也可以作罢了。 但是,他败得很不甘心,随着对方的拉势冲了过来,快到乐天湘身前时,双手才突地弃钩,却在袖中又突出一对匕首,猛刺对方双肋。 每个人都发出一声惊叹,以为乐天湘万难逃过这一劫了,但乐天湘却在这时候,身形猛地上拔,以一个巧妙的凌空翻身,脚上头下,拔高丈许,让邵威滑了过去。 跟着乐天湘在空中凌空发指,嗤嗤两声,点在邵威肩后的地方。 邵威向前一个踉跄,俯身跳倒,他用双手一撑,原想把身子撑起来的,但他随即又发出一声痛呼,仍然是俯跌下去,门牙磕在地上,一口鲜血吐出,含着两个血点,那是他的门牙,是他自己在地上磕掉下来的。 端木方讶然失色,亲自上前,扶起地上的邵威问道:“邵兄,你伤在那哪?” 邵威痛苦的道:“不知道,小弟的双肩痛苦澈心,连一点力都用不出来了。” 乐天湘冷冷地道:“我两指点碎了他的肩骨,截断了他的筋络,他当然无法再使劲了,他如不用劲撑那一下,筋络虽断,还可以用玉獭髓连接起来,他不该在重伤之后又使那一软劲的,现在两头的断络缩入体内,恐怕要终身残废了,这是他自己没知识,可怪不得我。” 端木方动容地道:“邵长老的肩上有钢甲保护,女侠是怎么使他受伤的?” 乐天湘冷冷地道:“钢甲只能避刃,却逃不过内家指劲,像少林的达摩指,武当的天星指,五台的混元指等,哪一种内家指劲都可以伤得他。” 端木方撕开了邵威背上的衣服,只见一付钢甲上,有两个小孔,她的凌空指劲居然能穿甲而透。 他不禁骇然道:“女侠的凌空指劲竟能洞金穿石了。” 乐天湘淡然道:“我的功夫不浅,只能在两尺距离内有此威力,而且还要在对方无备的状态下,如果运气抗一下受伤不会这么重的,如果他不是仗着身披重甲,放松戒备,我也是伤不了他的,先前我在他别的部位上点中了十几指,他都抗过去了,可见坚甲披身,未必就占便宜。” 端木方叹了一声道:“话虽如些说,但女侠功力超凡,仍是令人佩服之至。” 他把邵威托了回去,乐天湘也从容地回座,端木方道:“女侠有意再赐教吗?” 乐天湘淡淡地道:“我是天狐门中的人,上有师长及门主在,如果要我出阵,他们会派下来,我自己无权作主。” 这番话使得各大门派的人都低头讪然不己,他们原来已经说好由洪九郎作主调配人手的。 可是从烈火神君开始,都是自作主张,想出来就出来,没有人过问一声洪九郎,结果这些人出来都丢了大面子,不是受伤就是送命,最后还是天狐门出头扳回了面子。 乐天湘那番话,明摆着是说给他们听的。 武当的静虚道长因为先前洪九郎捧过武当一阵,再者洪九郎的看法也确实有道理,无形中已对洪九郎生出尊敬之心了。 于是,他闻言道:“乐女侠的话贫道十分惭愧,对魔教武功的了解,谁也不如洪门主了解,洪门主在中原已经对魔教的人数接触,对彼此虚实知之颇深,贫道愿接受门主的调遣,以免妄自行动,丧师辱名。” 他这一表示,其他人自然也明白,纷纷表示了意见,都是拥护洪九郎的。 洪九郎也没表示拒绝,因为这不是假客气的时候,他只是朝端木方笑笑道:”敝师姐的凌空指动只是对那位邵长老时有用,换了个人,她未必就能适应了。天下武功本来就没有绝对无敌的,不过是各有所长而已,所以敝师姐出场与否,要看宫主派哪一位出场而已。” 端木方嗯了一声道:“本宫的长老门主认识吗?” 洪九郎道:“在下只是知道东灵乃是魔教的中枢,连宫主的大名也是到此后才知道的,对贵教的各位长老,自然更加无从得知了。” “那敝人派一名长老出来,阁下又何由得知所长呢?” “当然最好是请宫主说明一下擅长的功夫。” 端木方笑道:“门主要敝人在出场前,只透露一下本身的虚实。” 洪九郎道:“在下只希望知道贵方的人擅长何种武功,却没有要求说出欠缺所在,其实宫主说不说也没关系,对魔教的十大绝艺,敝人多少也有个底子,只要一看贵教的人使用什么兵器,就知道个八九不离十了。” 端本方哦了一声道:“这一点敝人到是不太相信,下一场本宫拟请天拿星老师出场,他是使刀的。” 洪九郎笑道:“贵教六十四式化血神刀威力无穷,这位天拿星老师听名字是天竺人吧!” 端木方点点头道:“是的!他本是印度孟加拉大君的宫廷武师,受本教礼聘来教授武功的,他在本宫只是客卿的地位,不是长老。” 洪九郎道:“贵教的势力已经进入到两方宫廷中了?” 端木方淡笑道:“本教发源于印度,这本来就是我们的老家。” “可是贵教的发展在印度并不理想。” 端木方笑道:“在两方,尤其在印度、革头教是一体的,本教的宗旨在发扬武学,治国治民都非所长,而且印度的宗教支派大多,信徒都很虔诚,认定了一相派,不容易再改变信仰,本教在印度固然有基本的信徒,却不易发展,这是一。再者,印度地方财力不足,人民太穷,不是适合本教的地方,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洪九郎道:“这是事实,在下十分满意。” 端木方道:“那就好,本人一直遗憾,各位对本教的了解不够,一直以邪道异端视之,所以有机会,本人总希望详加解释,使各位多了解一点。” 洪九郎道:“中土人民,思想是十分自由的,官方并不规定老百姓该信哪一种教。” “可是很多的宗教却受到排斥,甚至于还受到官方的禁止,像印莲教……” 洪九郎道:“那是因为他们的行为有违我传统的道德,所以官方才加以禁止,至于贵教,因为你们一直想称霸于武林,所以武林中人才加以抵制。” 端木方一笑道:“说这些话太没意思了,江湖无辈,能者为先,这些都是多余的,我们在技艺上见高低吧!” 洪九郎想了一下道:“大师姐!这一阵恐怕要麻烦你了,这个人不但会化血神刀,而且还有瑜珈神术以及一些天竺的迷心术,你以灵狐心法,对之才能有胜望。” 岳天玲笑了一笑出场,天拿星出来了,手执磨刀,但他的腰带上还插了一排柳叶飞刀。 他不会汉语,口中呢呢喃喃念了一阵,不过他用手指指腰间,大概是表示要用它们。 岳天玲也摸摸头上,簪首十来根银针,向他表示我这些也是暗器。 双方意见表达过了,天拿星立刻恭身作礼后,舞刀进攻,他的刀法很轻异,舞动的速度很快,舞成了一个刀轮,然后整个人潦了进来,速度奇快,只看见圆圆的一团,直冲滚过来了。 这种怪异的攻势使东来群侠都为之一怔,中原虽有地堂刀法,但却不是这个样子,那只是则重在攻人下盘,不像这个天拿星,整个人都在他的攻击之下。 岳天玲的应付方式更妙,她的武器是她系在腰间的一条彩绫,抖开来长约两丈,舞动起来就像是一面大彩幕,只是比天拿星的刀盘更高更大。 天拿星滚过来,碰到彩幕上,就被一般坚韧的柔力反弹了回来。 一个猛攻,一个坚守,别人只看见一团银光和一片彩云滚来滚去,轻轻地一触,银光就被弹了出去。 只是经过盏茶时分,天拿星久攻无效,倏地弹了开去,收起刀势,微微有点喘息,但岳天玲却没有放松,彩带继续进攻,不过不再以幕状,改以一条如长蛇般的攻势,绫头还不住抖抖拍拍的声响,颇为凌厉。 天拿星颇为狼狈地躲了几招,猛地一刀削了出去,岳天玲的彩带固然贯注了劲力,但他取劲很巧,刚好在运力传达的中途,那是较弱的部分,嘶的一声,彩绫被削断了尺来长的一截。 岳天玲怒叱一声,运绫更急,天拿星也是躲过两三招后削出一刀,每次虽能削掉尺来长的一段,但却一直是发势中。 因为岳天珍的攻势越来越急,竟使他喘气的工夫都抽不出来,更别说是反击了。 乐天湘叹道:“大姐的功力实在深厚,一条彩带竟能运成风雨不透的攻势,只是每次被人砍掉一截总不太好,她为什么不改变攻势呢?” 洪九郎却笑道:“她的彩带越短越好使力,你没有看到她的攻势愈来愈凌厉吗?若是等到短剩一半时,她的彩带威力就发挥到十成,就够对方受的了。” “那为什么要留那么长呢?一开始就是丈许长度不好吗?” “不!原来她是采取守势,长一点守的范围大而密,现在采取攻势,才是较短能见其威。” “可是短过一丈,威力就将大减了。” 洪九郎道:“是的,所以就要看这天拿星能不能撑过这一段时间了,大姐的攻势很绝,除了刀砍之外,没有第二种解法,所以他明知长绫越短,攻势越强,却别无他法,只有咬牙削下去、撑下去。” 他们分拆的形情很不错,天拿星已经砍掉五六截了,可是岳天玲那条彩绫威力强得令人难以相信。 她抖过时猎猎有声,有时一个躲不好打在身上,就像是挨上一记猛鞭,打得人整个跳起来。 天拿星是学过瑜珈术的,他身上的肌肉别具韧性,刀砍剑利都不在乎,但是挨上一抽,居然痛得他出口吁嗥。 而岳天玲的攻势更形见烈,天拿星只好硬撑下去。 到了七十多招时,岳天玲又是一招攻势,这次是抖向他的双目,天拿星自然不敢在这个部位挨一下,连忙封刀又砍了出去。 由于已往都是一砍就断,而且还没有到对方威力十足之时,在他的想像中,以为这一刀必然也可以把彩绫砍下一截来,只是下一招的攻势更为猛烈而巳。 他在劈出一刀时,已经做了应付下一招的准备,用劲不敢太足,以避免把招式用老,收招变招不易。 那知道这一刀却出了意外,刃绫相触,不仅没有如所想的砍断长绫,反倒发出铮的一声,有火光冒出,不但如此,那反震之力也强大无比,把他的刀震脱了手,他更没想到岳天玲的暗器在这时也出了手。 十几枝簪发的银针,也一起飞出,刺进了他胸前的穴道,可是更厉害的是岳天玲手中的长绫,一下子卷住了他的脖子,天拿星子舞足蹬,拼命挣扎。 端木方骇然色变,连忙道:“岳女侠,请手下留情。” 岳天玲道:“他身上要害已中了我几十枝狐针,我放了他,他也活不成了。” “天拿星老师习过天竺奇术,体能逾于常人,那些暗器伤不了他的。” “我的天狐针上淬了天蝎剧毒,他能解吗?” “他身有百毒不侵之能。” 岳天玲冷笑一声道:“这样一个颇强的敌人,我放过了他,岂非我自找麻烦,我知道他们这一派的人,气量最窄,一招之失,却引为终身之辱,千方百计,也会设法杀我,对方以雪耻,我今天放过他,宫主能保证日后不再找我来报复吗?” 端木方怔了一怔,还没有答复,天拿星的喉间已发出格劲一声,接着是那头蓬发乱首飞了起来。 是岳天玲手上运劲活生生地勒下了他的首级。 岳天玲这才朝端木方微一恭身道:“宫主!请恕我方命之罪,我知道宫主无法提出保证的,就算宫主能保证,我也不敢相信,因为我知道这一派的瑜珈术士仇心最切,没有人能阻止他们的。” 端木方神色变了一变,终于一叹道:“女侠说的是,敝人只是在情切之下提出请求,后来女侠一问,敝人实在不敢提出保证来。不过女侠杀了他,也会引起很大的麻烦,他们这一派在天竺颇具势力,他也有许多同门,将来都会找上中原来,各位的麻烦就多了。” 岳天玲冷笑道:“我不怕他们来,倒是你们该小心一点,他不是自己来找我决斗的,而且被你派出来决斗的,你的责任比我更大。” 端木方一怔道:“他死于决斗,技不如人,于我有什么责任。” 岳天玲道:“但是你知道他不如我,必死无疑,你的目的就是要他死,死在我手中,好激起天竺派向我们寻仇,可是我也知道他们一派虽然最重恩怨,有仇必报,但是认事很精明,不会受人蒙骗,所以你这一手嫁祸之计未必行得通。” 端木方道:“敝人何尝嫁祸之意。” 岳天玲冷笑道:“有没有都无所谓。我外号叫灵狐,又岂会轻易受人愚弄,我只告诉你,若是天竺派的人前去找我报仇,我就把今天决斗的情形说出来,看他们是否会放过你们呢!” 端木方道:“随你怎么说好了,我认为他足可胜过你才会派他出来的,谁知道他的技艺不够精。” 岳天玲道:“别人说这话还可以推脱,唯独你无法用得上这个理由,赫连达的儿子赫连玉伪称温如玉,假意投到我们门下时,带了一个天竺术士搭档前去,那名家伙素行不端,被我亲手劈掉的。他虽有满身的邪术,在我面前却无从施展,因此你当知道,天竺派的术土,在我面前是要不出花样的。” 端木方道:“我不知道这件事。” “你在东灵宫所掌的就是魔教在东方的一切活动,你怎么会不知道。” 端木方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岳天玲冷笑道:“你向我强辩没用的,问题在于你必须向天竺派的人说明,使他们相信你不知道。” 说完泰然回座,洪九郎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大姐!多亏你了,这家伙的邪术很诡异,武功也别出一格,莫非大姐深知其虚实,别人还真难应付。” 这番话是当着所有各大门派的人说的,但却无人不服。 因为他们都目睹战况进行的,天拿星的招式诡奇,大异常轨,往往由人想像不到的地方出招,假如不是岳天玲,别的人的确很难撑过二十招。 岳天玲道:“这只是碰巧了而已,换个对手我就没有如此轻松了,中原武学博大精深,只是门户派别太多,各精其乎,才容易为一些邪技所困,假如大家能开诚布公,把自己的所长公开起来,供人研究,去芜存精,使技艺更上层楼,我中华技艺,必能冠绝天下。” 这些话不知有多少人提过了,却始终未见突现过,当然也有很多的碍难之地,所以各家的掌门和代表听了只是摇头苦笑而已。 洪九郎也知道这番话的牵扯太多,不是在场的这些人能作决定的,忙变转话题道:“大姐!你说天竺瑜珈派的事,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所以我觉得这个端木方用心可诛,当面把他叫开来,使他不敢采用这一套。” “其实大姐已有制他们之策,真是找来了也没什么。” “找上我自然不在乎,找上我天狐门也应付得了,不过很讨厌就是了,因为这一派的人为数颇多,而且死缠不休,偷袭暗算,无所不用其极,跟他们作对,实在很不上算,所以我把难题推给魔教去。” “端木方有办法遏止他们寻仇吗?” “我想一定有的,这一派的人多半是受雇为人做杀手的,只要魔教是化了钱雇来的,那就没有多大关系了,得人钱财,替人消灾,赔上性命也没话说了。” “如果对方是受雇的,大姐杀死他也没关系吗?” “当然了,对方受了代价而做事,被人杀了也怪不到任何人去,所以我才咬住端木方,就是怕他胡说,出面把天竺邪教拖进来,现在大概不再有麻烦了。” 洪九郎叹道:“幸亏大姐深明其虚实,这件事换了个不知情的人,岂非叫他们给耍了,这个端木方看起来颇有一派宗主气度,心地也许诈得很。” 岳天玲笑笑道:“我早年为修灵狐之道,曾经广开交游五门,虽然换来个淫妇的名称,却也因为接触过很多人,知道了很多事,这在对付魔教而言。是十分重要的,魔教之所以为魔教,就是因为他们人人都以魔为祖,绝不可以把他当作君子看待的。” 端木方这时又遣出一个老妇人,年纪很大了,走路时拉着一根拐杖,满头白发,脱得只剩稀稀的几十根,身上却穿了一袭彩色的衣服,端木方介绍时只说是本教长老华华夫人。 既没有说明所长,也没对她作进一步的介绍,却隐隐给人一个感觉,这个老妇人必非易与。 天狐老人笑笑道:“这老婆子是我的老相识,还是由老头子出去会会她吧!” 洪九郎道:“师父认识她。” “是的!四十年前有过一番交情,那时她可是风华绝代的一位大美人,不知何以会苍老若此,若不是对方报出了她的名字,老头子真还不认识了。” 洪九郎不放心的问道:“她的功力如何?” “四十年前她就是绝世高手,曾经一人独战过五家掌门人联手而未落败,现在恐怕又更进一层了。” 说着飘身出来道:“仙子别来无恙,还记得四十年前云梦故人否?” 华华夫人眯着老眼看了他良久才笑道:“原来你是天狐郎君那小伙子,四十年前你翩翩一表,怎么老成这个样子了,看起来比老身差不了多少。” 天狐老人道:“岁月不停,韶光易逝,更有何人不老,仙子别忘记自己也是一片老态了。” 华华夫人道:“我不同,我本就比你大上三四十岁。” “怎么可能,四十年前,我们看来差不多。” “只是看来差不多。实际上老身那时已七十四岁,你不过三十六七岁吧!连我的孙女儿也跟你差不多了,所以你要我嫁给你,我只有付之一笑。” 天派老人只有抽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你真正的年龄,那个请求实在出乎孟浪,不过我的确是一片真心。” “我知道,魔教中人不禁男女欢爱,对婚姻却视为十分神圣,不准以儿戏视之,所以我对你这份情意颇为感动,到最后我不忍与你为敌,一个人先回到西方来了。” 天狐老人一拱手道:“盛情心领,那时我又不是处处避着你,唯恐与你为敌,但想不到今天还是会对上了。” “今日之会不同,大家只是切磋一下武技,不必硬拼生死,称不上敌对。” “只可惜大家都是满头白发了。” “满头白发的是你,我的头发已掉得没几根了。” “魔教中人驻颜有术,仙子不应如此苍老的。” 华华夫人道:“五年前,我修习神魔大道有成,又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不过虚耗的内力太多,致数十年的驻颜之功全毁了,不过没关系,这只是一个过渡时期,等我过了这一段时间后,正式进入天魔之境,那时会蜕化旧时的皮囊,另化一付新的面目。” 天狐老人一怔道:“那又是一付怎么样的形貌呢?” “不知道,也许美若天仙,也许狰狞的妖魔,因为百余年来,我是能升入魔界的唯一者,所以无法得知究竟。” “以前魔教中有没有人升入此一境界呢?” “自然有的,本教创教始祖轩辕太妙就是升入魔界的,不过他已放弃了魔教的一切,云游不知所终,大概是追求一个新的世界去了,所以没有把结果留传下来。” 天狐老人叹道:“想不到世上真有这种事。” “当然有的,你们道家修炼三尸元神,也可以脱体重生,方法途径完全是一样的,你的天狐之道,不也是走的同一条路吗?” 天狐老人苦笑道:“不错!我们的天狐秘发上所说的修炼境界有很多层,我只习了粗浅的几层,再上去的境界太高,条件也太苛,我放弃了。” “为什么,是你缺乏信心,还是耐心不够。” “都不是,是那些境界过于玄奥,超越了人的范围,我不想成为一个超人的怪物。” “那些境界高到什么程度。” “不生不残,上可穷碧落,下可达幽冥,升天能飞,入水能汹,通火不伤……” 华华夫人的目中发出了光道:“这就是天魔的境界,我不过略及皮毛而已,你的那些功笈上有修为的方法吗?” “有的!不过条件很难,还须要得到许多异宝奇珍灵药之助,更需要有时地利财的配合……” “没有问题,我们可以达到那些条件的。” “我可没兴趣,我只想停在人的境界中,很愉快的过这一辈子就够了。 “可是我有兴趣,我已经摸索到入门之路了,可是由我们魔道飞升,困难万分,你的方法是否有捷径可论。” “仙魔狐之天道都没有捷径的。” “可是你说要异宝奇珍灵药的帮助,就是捷径,渡过天劫的捷径,令狐瓢!能不能把你的秘笈透露一点给我。” 天狐老人笑道:“当然可以,我可以把天狐秘算的副本给你一份,我只教给他们一些入门的功夫,以后全靠他们个人的自修。” “现在就能给我吗?” “现在不能,因为我们都没带在身上,那些典藉有三大厚本,携带也不方便。” “在什么地方可以拿到。” ‘在天狐谷,我修真的地方。” “天狐谷在什么地方?” “天山之巅,你去了我一定举以为赠。” “好!过几天我一定去找你,你可不能赖皮。” “仙子太小家子气了,我答应了你,怎么会反悔呢?” 华华夫人笑道:“你这小子太狡猾,我为了要从你那儿取得功笈,少不得还要留下你的性命了。” 天狐老人道:“难道你还打算杀我不成?” “端木方是掌宫神主,他要我出来的目的,就是给你们一番痛击,杀掉几个人。” “你杀得了吗?” “小子!我的手段你最清楚,以八大门派那些家伙,老婆子要他们的命,不会超过二十招,在魔宫中,我是武学最高的一个。” “比端木还高?” “这个倒没比过,他们夫妇二人练的是掌宫绝学,莫测高深,跟我是两个路子。” “你们魔宫的事情怎么那么繁杂?” “魔教人数众多,份子各异,又分为很多部门,像我们只参修魔功,不管教务,只在魔教有事出一下力,但他们要管理那么多人,自然该有几套镇宫之学。” “东西两方的教主都是他的部属吗?” “这个很难说,原则上他们要受魔宫的节制,但是他们的事权独立,魔宫也干预不了。 这情形就像你们中原的藩王,难受朝廷的节制,但各领一地,却是自行为政,只有他们有背叛的行为时,朝廷才加以征伐,那时才用到我们这些长老。” “那你们也要受到他们夫妇的节制了。” “无所谓即不节制,长老的地位十分崇高的,魔宫交付一件事,只是请求而非命令,我们可以接受,也有权拒绝,不过很少有这种情形就是了。” “你们拒绝时,是否会受到惩罚呢?” 华华夫人笑道:“不会的,只要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们就可以拒绝受命,长老的地位是不容易爬上来的,但到了这个地位,就有足够的尊敬。” “所谓说得过去的理由,是怎么样的理由呢?” “那很难限定,比如说我们被要求对付的人是我们的朋友或是有渊源的人,我们就可以拒绝。” “只是这种私人的理由。” “这才是最说得过的理由,别忘了我们是魔教,魔的最高境界就是一切从心所欲,无拘无束。” “没有的事,你们的规矩严得很,教规也多,动辄得咎,你们处分自己人时很严厉的。” “有这回事,那是他们的地位不够高,要到了长老的地位,才能享受这份自由。” “我见过很多的长老,他们并不自由。” “你见的只是教中的长老,却不是魔宫的长老,长老也分几等的,我们这些最高等的长老才是最超然的身份。” “好了,我们不去谈你们长老的地位,我们这一死似乎可以避免了。” “小子!恐怕还是不行!” “我们不是朋友?” “四十年前的交情,十年后也会褪色的。” “仙子何薄情那个,别的不说,单看我肯把本门秘笈相赠的份上,仙子似乎也该留些情份。” “这一战事关本教荣辱存亡,我是没有理由推托的,而且我也要了解一下,你在这四十年来的长进如何,四十年前我未能胜过你,心中一直耿耿,不过你放心好了,这一战只是切磋,还是像我们以前一样,不会拼命的。” “怎么可能呢?你每次出手都是要命的招式。” “我魔教武功的招式本来就是如此的,你若是挨不过只能算你倒霉,不过据我所知,你应付起来很从容,今天这一战,对你我不会太认真,但也总得像个样子。” 天狐老人叹了口气道:“好吧!反正你要记住,你若是一杖打死了我,天狐秘笈也就完了。” “少罗嗦,看你是个男子汉,婆婆妈妈的,比个女人还要唠叨,我要进招了。” 她说打就打,出手就是险招,天魔杖直捣心口。 两个人在场中低声交谈;别人根本听不真切他们在说什么,但既为故人,叙叙旧也是应该的,看他们的表情有说有笑,没想到立刻就动起手来。 天派老人一个急跃翻身,飘后丈许,伸手朝洪九郎一招,洪九郎将一柄长刀抛过去。 那是天狐老人的趁手兵刃天狐刀,是一辆普通的单刀,只不过柄部加长了两尺,拿在手中,可以远及六尺。 他出场时是空手的,这时接刀在手,立刻展开了反击。 这两个人的打斗十分热闹和精彩,因为他们没有成式,但信手扬来,俱是妙用,妙的是一式出去,必然是攻守兼具,攻完可守,守时可攻,眨眼间交手就是六七十招下去了,交手的两个人倒不怎么样,但把旁边的人瞧得如痴如醉,忘情的叫好不止。 尤其是各大门派的人,他们各有成名的招法,享誉中原武林,都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可是着到这两人的出手之后,顿生不如之感。 他们看到两人所用的招式,有些与他们的招法十分相似,但变化精妙却高明多了,若是让他们自己上去,很少有人能撑过二十招的。 这还是招式的精妙而已,他们所禀赋的内力尤为惊人,兵刃极少交触,但场中不时有碎碎的声响,那是劲气交触的结果。 观战的人虽然在三丈开外,仍然感到劲风迫面,呼吸被逼,足证他们交手是十分的凶烈。 不过大部份人都感到兴奋莫名,心喜无比,眼睛紧盯着二人,不肯放过一招半式,这一战对他们的本门武学,启示良多,日后大可用于改善本门的招式。 交手到两百余招时,忽然砰地一响,两条人影乍分,双方都退了半丈许,脚步都有些浮动。 原来他们各自着了对方一招,华华夫人一杖回击,打在天狐老人的肩头,而天狐老人的一刀也拍在她的背上。 华华夫人首先开口道:“小子!老身生受了,那一刀若非你平过刀身,难免会皮开血流了。” 天狐老人也道:“承情!承情!若非夫人及时敛劲,在下这左肩怕不是肩骨粉碎了。” 他们的一斩一击之威,凌厉无比,换了个功力差的人,都是致命之伤。 但是,因为他们都修练了护身神功,真挨足了,也不过是两败俱伤,幸好他们双方都手下留情,大家都没事。 华华夫人向端木方一点头道:“宫主!老身已尽全力,无奈这令狐瓢煞是难缠,只能打个平手。” 端木方忙道:“这样就好,今日之会原为展示双方武学,能和平解决最好。” 华华夫人道:“老身并不是故意留情,老身一杖捣出时,对方的刀势也到,老身如若全力攻击,就难挡他一斩之威,老身为了自保,不得不将劲为撤回大半,用以护身,宫主应该是明白的。” 端木方笑道:“本座明白,夫人事先没想到对方会平过刀身拍下来的,自然要以自保为上。” 华华夫人叹了口气道:“不过这令狐瓢也的确是个好手,老身在四十年前跟他交过手,双方打成平手,想不到四十年后,仍然只是个平手。” 端木方笑道:“天狐前辈乃中原第一高手,夫人能跟他战成平手,足证我魔教武学,不逊于中原。” “可是他收了九个弟子,都跟他不相上下,老身却很惭愧,没能教出几个相等的后辈来。” “夫人专修天魔大道,为本教之高深境界树立典范,对本教后进弟子,鼓励尤大,那些事情,夫人不必放在心上了,请夫人回座休息吧!” 华华夫人含笑点点头,回到座上。 这是最和平的一战,然而给人的感觉,却远远的超过任何一场的战斗。 尤其,是八大门派的掌门或代表,以前他们对天狐门的领头挂帅,多少有点不服气,现在可是真正的心服口服了。 而且,他们还深自庆幸,莫非天狐门出来撑大局,有几场战斗,绝非他们所能应付下来的。 不管是乐天湘也好,岳天玲也好,她们的对手都是招式诡异,大违常道,中华的正统武学,碰上他们绝无幸理,至于夭狐老人对华华夫人那一战,则更不用说,八大门派的人上一个死一个,上两个死一双,魔教实力之强,技艺之精,他们这才算是真正领略到了。 端木方也在沉重考虑,半天后才道:“华华夫人为本教长老中技艺最精的,本教虽开始曾有十场之说,但华华夫人未能取胜,足见中原艺事之精,现在不必挨到十场之数了,下一场由本人候教,若本人未能取胜,这场比斗就做结束,不知中原群侠是哪一位指教。” 大家看了半天,没有一个人作声,也没有人再自告奋勇了,谁都知道这一场关系之重大,不是自己担负得了的。 虽然端木方没有限制中原群侠出场的次数,也没规定就比一场就作决定,但是技艺差的,出去必死无疑,生死事小,但有损中原武林的颜面关系就大了。 洪九郎沉吟片刻后,终于自己走了出去。 端木方微微一怔道:“洪门主要下场赐教。” “赐教不敢当,在下是来领教,宫主既掌魔教东灵宫,想必对魔教的各项技艺具有十分成就了,良机难再,在下深庆有此拜受教诲的机会。” 端木方一叹道:“洪门主,你是我唯一不愿交手的人。” “为什么,难道在下年纪太轻,不堪承教。” “不是那个意思,敝人得以掌东灵宫,自然在本教武学上略有心得,不过东灵宫所传授的都是本教杀人的手法,而本人所擅长的也都是杀人的武功,出手即凶,而门主都是我最不愿意杀死的一个人。” “何以宫主会对在下特别客气呢?” 端木方轻轻一叹道:“赫连达和独狐长恨东西两位教主,都是由本宫派出去的,根据本教的传统,东灵、西圣两宫对派出的教主虽有监察之使,却不得去干扰他们的行政。” “这个在下已听魔教教司的几位长老说起过了。” “教司才是临本宫直接节制的监察部门,不过据最近消息传来,他们的监察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东西两教似乎都在有意地排斥他们。” 洪九郎一笑道:“西方黄金城中的情形我不知道,东方教主和大祭司金妮之间是不太融洽。” “金妮是抽荆的大弟子,据消息传来、她在中原的处境很困苦,处处受到干扰。” 洪九郎一笑道:“本来这是你们家务,用不到我这个外人来多嘴,但我认为赫连达的举止不算过份,那位金妮打击最厉,破坏最烈,杀死贵教的弟子也最多。” “这个敝人知道,东灵宫对教中的活动并非全部无所知,赫连达和金妮都有报告来到的。” “他们的要求一定也是尽可能的除去我。” 端木方笑笑道:“错了!他们都一致要求,万万不可伤害你,因为你是一个理智的敌人,不会感情用事,有你在,本教的推展工作或许会增加许多困难,但也不是全无好处,因为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澈底的真正成功,不是仅能满足一时表面成功。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真正的强劲的对手,我们要在中原击败你,当着天下的英雄豪杰之面,公开地杀死你,而不是在此地杀死你。” 话是充满敌意的,但也具有了崇高的敬意,这使洪九郎有着惑然的感觉,被人看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洪九郎却没有高兴的感觉。 因为他发觉对方的策略很高明,捧高他的身份,相对的贬低了别人的地位,让他在无形中在东来群侠中树下敌人。 这时加以辩解是没有意思的,他的天狐门在中原打击了魔教的同时,也对八大门派不太客气,那股敌意早已无形存在了。 如果要化解这种敌意是很难的,除非是改变了天狐门的作风,改为去讨好各大门派,那却是洪九郎不愿为的事。 因此洪九郎只有用一种方法来应付了,他傲然地一笑道:“多承宫主推重,洪某自觉没有这么重要,就是公开的击败了我也不足以令天下折腋,宫主的语气中似乎表示我们这一战,洪某注定必死,洪某却又不太服气,因此坚请一战。” 端木方叹道:“令师对本教的武功很清楚,魔教杀手若出,对方极难有幸者。” “那贵教的武功不就是天下无敌了吗?何以百余年来,魔教数度入侵中原,却没有一次成功呢?” 端木方道:“魔教杀手是无敌的,固然能杀死对方,自己也得不免死。” “原来只是同归于尽而已,那可不算什么!” “可是我们能将一个绝世高手除掉。” “那你们也将牺牲一个绝世高手。” “我们训练一个绝世高手很容易,三五年内就大致可以了,而你们却要四十年左右,才能磨出一个来。” 洪九郎笑笑道:“宫主这话未免太浅薄,洪某今年不到三十岁,却自信可以与你这位受魔教数十年薰陶的绝世高手一搏。” “门主天资过人,自非一般可语。” “那么我告诉宫主一句话,八大门派最近几年锐意求进,每一家都收了一批资质极佳的年轻人,他们的资质不逊于洪某,武功造诣也有超过洪某者。这批年轻人将是他们抗拒魔教入侵的主力,魔教要培养多少的绝世高手才能应付呢?宫主计算过没有?” 武当长老静虚道长变色道:“洪门主,这是我们的秘密,你怎可泄漏出来呢?” 洪九郎淡然道:“不错!这是各大门派视为极度之秘密,你们并没有告诉我,何以我就知道了呢?” 静虚不禁语塞发呆,洪九郎一叹道:“我并没有刻意去刺探各位的秘密,消息是从魔教的人那边传来的,可见这事情早已不是秘密了。现在的问题是魔教的杀手究竟是怎能对我们产生威胁,洪某是拿性命去求证这一件的事情。” 这番话说得静虚低下了头,各大门派的人,也多半不出声,他们私中培育门人的事,的确没有通知天狐门。 虽然他们请天狐老人出任艰巨,却没有给予全部的支持,每一家都保持了最尖锐的实力来作自保之用——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佛剑情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