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从东至带回去的棺木板还会有家具的板,那生机

时间:2019-10-25 05:26来源:言情小说
是时候了,也该动身了。在一声轻微地叹息声中,阿旺站起身来。天光熹微,是有点早。可是,今天是接见的日子。想到儿子,想到独生子洋洋,阿旺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 东西

  
  是时候了,也该动身了。在一声轻微地叹息声中,阿旺站起身来。天光熹微,是有点早。可是,今天是接见的日子。想到儿子,想到独生子洋洋,阿旺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
  东西已准备好了,是些吃的以及日用品。阿旺临出门时又不放心地打开背包。这个硕大无比的背包装着父爱。他一样一样地拿出来,细细地瞧瞧,又一一将那吃的以及日用品装了进去。阿旺自言自语地道:“这是儿子洋洋喜欢吃的……”
  还有半个来月就是洋洋刑满释放的日子。七年哪,七年是多少个日子?阿旺已经数不清了。在他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概念:千禧年的八月中秋节就是父子团圆的日子。阿旺精心的划着日历,每天将日历与抄写的夏历历书反复地对照,生怕错了一天。七年就这样顽固地坚持了下来。
  在临出门的当儿,阿旺瞧瞧自己的一身装束,觉得的确有点土气与寒碜,于是又折腾了回去。从箱底下翻出一件还算有点时髦的衣服,那是他的妻子在那一年他过四十五岁生日时给他买的。儿子洋洋犯了抢劫罪,洋洋的母亲、他的妻子经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变故与打击,只好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在他的妻子临死前的那一刻,她的眼睛直望着他,好象有千言万语要说,可她的喉咙已为农药烧坏了,直喘着粗气。“是要我照顾好洋洋?……”阿旺紧攥着妻子的手问。阿旺妻子的眼睛刹那间滚出一颗豆大的泪滴,好似点了点头,而呼吸愈发的粗重。就在阿旺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妻子竟然撒手人寰。那一刻,他是撕心裂肺的嚎哭。这一幕已历七年。
  转车再转车。阿旺在天黑前终于赶到了洋洋所在的劳改农场。由于是特殊原因,本来在五点半就不再受理接见,因为阿旺赶车误了点,因此监所特批他们父子相见。
  “洋洋……”阿旺的喉咙哽咽。
  “爸……”洋洋怯生生地回应。
  一绺阳光斜射过来,照着洋洋瘦小疲惫的脸。看着如此瘦小的二十来岁的洋洋,阿旺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洋洋会是持刀抢劫犯。可惜眼睛有时也会出现视觉上的错误。在那绺阳光下,阿旺打开硕大的背包,一样样地往外拿:“儿子,这是你喜欢吃的朱古力饼干,这是你爱吃的巧克力,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香肠……儿子,爸给你买了一件新千禧名牌西装,你回家的那天爸来接你时,你一定要穿上……”
  “爸,那好贵的,我不要!”洋洋就嘟起了嘴。
  “孩子,爸只能给你这多。你出去后,路还得靠自己走……”阿旺的心头就舒坦了一丝儿。七年前,洋洋是花钱如流水的爹。
  “爸,只怪孩儿那时一时糊涂,是猪油蒙了心……”说着,洋洋低垂下了头。
  接见的时间已到,阿旺只得收掇着硕大的背包,和洋洋依依不舍地道别。他期待八月十五的到来。
  在难熬的十多个日子后,阿旺兴冲冲地租了一辆的士赶往洋洋所在的劳改农场。阿旺心喜哟,他在认真地规划儿子归来后的远景:“是让他进职业学校呢还是让他开个店铺呢?儿子也是要面子的人,若是得知准备为他开店铺的三万块钱是捡破烂得来的,儿子会不会反感呢?不会吧。看接见时他的表现,大概是不会了。”阿旺就在的士上乐观的想开了。的士上的阿旺一脸的喜悦。
  就在进出劳改农场的岔路口,忽然听到一声声“抢劫呀,抓住他;抓住他,抢劫呀……”的狂呼乱叫声。正在下车的阿旺赶紧抬起了头。
  有几个人正在拚命地追赶前面的奔跑着的两个人。那两个人中有一个正穿着枣红色的名牌西装——新千禧名牌西装。
  “畜牲!”刹那间,阿旺气红了眼。那穿枣红色新千禧名牌西装的不是洋洋又是谁?!说时迟那时快,阿旺从的士驾驶室里猛地抽出一把扳手等待着。
  恨铁不成钢的阿旺,待前面那两个人绕过来时,放着前面的那个人不管,对着追赶前面那个人的儿子洋洋,狂呼道:“畜牲!老子要你何用!”那铁扳手猛地就朝洋洋的头部狠狠地击去!
  “嚓!……”响声巨大,直破云霄。
  “爸,错……”洋洋痛苦地高叫了一声:“啊……”
  鲜红的血就从洋洋的太阳穴喷涌而出。
  “你个枪杀的鬼老脚咯傻老脚,你打他干嘛?!前面那个才是抢劫的……”后面追赶上来的几个人愤怒地嚷道。
  “呵,儿子!……”阿旺“嗵”地一声跪了下去。他的儿子洋洋在那一刻突遭重击,又刚好是击中了太阳穴,这是致命的一击。阿旺的儿子洋洋刚刚走出牢狱大门,就彻底的新生了。
  阿旺被随后赶来的警车给带走了。
  那一绺阳光从铁窗照射下来,阿旺看到在铁窗的铺头刻着这样一句话:
  “洗心革面,重做新人!----洋洋。”
  “儿子,儿子……”阿旺轻声地呼喊道。在这间关押过儿子洋洋的号子里,如今关押着新生了的洋洋的父亲阿旺。
  望着那绺阳光下的文字,头发一夜变白的阿旺,流着血泪呢喃道:“洋洋,爸才是个畜牲……”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爸刚刚成家,那个时候家里条件也很差,爷爷更是一个苦命了一辈子的人。我爸常说,我爷爷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过,一生辛劳。养了四个儿子,养大孩子,再为孩子们成家立业,我爸爸是家里的幺儿,刚刚成家,老人家刚歇下来,就生病了。

爷爷去世的时候睡的是棺材,那个棺材每次爸爸说起来都觉得很心酸。那个时候真的是穷,穷到我没办法想象,我说真的,我小时候过得生活就算不上特别富足,说起吃苦,也多多少少地吃过不少苦,但是比起父亲经历的那些,我真的没办法去想象。

那个时候交通不发达,父亲每次从东至回家都是去东至县城坐那种长途大巴回来,估计路上多多少少得十来个小时吧。家里真穷,父亲他们每次回家都会从东至带一些木板回家,留着家里兄弟们结婚得时候打家具用。

有一次,父亲一个人回家,那个时候爷爷已经生病了,父亲一个人带着给爷爷打棺材的木板就回来了,好心的主家给父亲炒了一些蚕豆,作为路上的吃食。父亲买完车票,货票身上就没有多少钱了,好歹也坐上车了就等着回家了。可是倒霉的是,转车的时候,父亲居然发现自己的钱丢了,没有钱买接下来的车票了。我能想象那个场景,一个半大的孩子,带着给自己父亲打棺材的木板,一个人在车站,应该是相当地绝望吧。后来遇到一对好心的夫妻,他们从自己的家乡赶来我们老家附近一个著名的农场看自己正在劳改的儿子,听说了父亲的遭遇,就给父亲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后来临别的时候,父亲想给人家两包从东至带的土烟,人家也拒绝了。

我想,这个世界上,善良的人终归是多数吧。我知道,那个农场关的基本都是重刑犯,那个来看望儿子的老父亲内心正在经历着怎么样的绝望,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依然愿意帮助我的父亲,这就是所谓的人性本善吧。后来的我,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困境和难处的时候,我依然尽力去善待每一个人,我希望自己的境况不会影响我想与人为善的心。也许就像这个绝望的老父亲他可能不会一直记得自己曾经帮过我的父亲,但是我的父亲会永远记得,在那样绝望的境地,一个善良的陌生人曾经给了自己慷慨无私不求汇报的帮助。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从东至带回去的棺木板还会有家具的板,那生机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