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血中战友情,班长带作者回家

时间:2019-10-16 15:02来源:言情小说
1979年2月18日,我某集团军奉命割裂越军330师,部队在穿插途中遭到越军的疯狂阻击。我军在向敌人发起最后冲锋时,我某集团军一师三团二营一连二班新战士朱军脑部中弹。在他生命的

1979年2月18日,我某集团军奉命割裂越军330师,部队在穿插途中遭到越军的疯狂阻击。我军在向敌人发起最后冲锋时,我某集团军一师三团二营一连二班新战士朱军脑部中弹。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向将他抱在怀里的班长蒋福明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班长,带我回家……”说完闭上眼晴。蒋福明满脸泪水答应了朱军请求“放心战友我一定带你回家。”由于战场上的特殊性,蒋福明想带着小朱赶路是不可能的,他和战友一起用小圆锹简单地挖了一个坑,含泪把小朱放了进去,身上盖了一层土,搬来一些石头,堆成了一个石头堆。又铲来一棵小树苗,裁在小朱的坟头。蒋福明声泪俱下:“兄弟,等打完仗,哥一定回来找你,把你带回家……”谁知部队打完仗撤军时,走的是另一条道,蒋福明再没有机会回到原来的地方……也就不可能带朱军回家。
  后来,蒋福明退伍返乡,回到了山东老家,组织上把他分配到拖拉机厂。
  再后来,蒋福明下岗了,为了养活老婆孩子到处给人打工,在人生的道路上打拼着……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了,蒋福明在小朱坟前许下的诺言一直没能实现。
  时光的流逝,不但没有淡化蒋福明的记忆,而且那份承诺象虫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的心。多少回,在睡梦中,小朱在他耳边说:“班长,带我回家啊……”蒋福明梦醒来泪流满面:“兄弟,哥对不起你呀!……”蒋福明暗下决心:有生之年一定去趟南疆,把兄弟带回来。
  经过几年打拼蒋福明的公司初具规模,经济上有了保障,他和战友们酝酿着做些帮助烈属的事,几经周折他找到了朱军父母并给他们养老送终,把朱军唯一的妹妹安排到自己公司工作。
  2014年,结在蒋福明心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把公司暂交战友帮忙打理,叫上了几个一起参战的战友,办理了出国签证。他带足了钱,向越南出发。
  到了广西,蒋福明出资聘请了越语翻译。他与战友们一踏上越南国土心潮起伏,思绪万千,星转斗移,物是人非。当年他与战友满腔热血,风华正茂,荷枪实弹,乘着战车,在炮火硝烟中取得了胜利。今天,他与战友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年过半百。蒋福明心里明白,他这次再不来以后就没有机会,老了没有力气来找战友了,承诺也就无法兑现了。
  到了越南,蒋福明高薪聘请到当地一名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越南老乡作向导,凭着记忆,凭着感觉,去追寻那早已模糊难辩的高山流水,辨别着似曾相识的峡谷丛林,向大山深处一直找下去……
  蒋福明与战友们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碰上多少危险,遇到多少困难,已无法说清了。当年许下的承诺一定要找到战友的信念,支撑着蒋福明与战友们,想当年铁血戍马、出生入死,这么艰苦都坚持下来了,现在和平环境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
  蒋福明与战友们历经一个多月的寻找,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当年的那堆石头,如今已被荒草覆盖;当年的那棵小树,如今正枝繁叶茂。
  蒋福明老泪纵横,大放悲声:“战友,我来了,我来看你了,我来带你回家了!兄弟,哥没有失言,哥没有骗你,哥不会放下你不管你呀!兄弟,哥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哥对不起你呀!”
  蒋福明扒开石堆,露出一副白骨。蒋福明小心翼翼地把骨头拾起来,轻轻地放入早已准备好的提包里,照原路返回。
  到了越南海关,警察例行检查。当海关人员发现蒋福明提包里装的是一副人骨时,惊呆了!当弄明原委后,海关人员非常感动。他们当即向他们顶头上司与我中国海关总署,通报了一群中国军人为了当年战场上的一句承诺,带战友回家让人催人泪下的故事。中国海关总署向上级做了汇报。经过几天焦急等待,蒋福明一行终于等来放行通知,蒋福明与战友们可以带朱军回家了!

        “1979年2月27日,部队在穿插途中,遭到越军的疯狂拦阻。在向敌人发起冲锋时,新战士朱卫胸部中弹。在生命的最后一息,他向班长冀福生说出了最后一句话:“班长,带我回家……”

        由于战场上的特殊性,带着小朱赶路是不可能的。老冀用小圆锹简单地挖了一个坑,忍痛把小朱放进去,身上盖了一层土,搬来一些石头,堆成了一个石头堆。又铲来一棵小树苗,裁在小朱的坟头。老冀声泪俱下:“兄弟,等打完仗,哥一定回来找你,把你带回家……”

        谁知部队撤军时,走的是另一条道,老冀再没有机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后来,老冀退伍返乡,回到了东北辽宁……

        再后来,老冀为了生活,在人生的道路上打拼……。总想赚到足够的路费。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奋斗了大半生。老冀在小朱坟前许下的诺言一直没能实现……

        时光的流逝,岁月的变幻,不但没有淡化老冀的记忆,而且那份承诺象虫子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他的心。多少回,睡梦中,小朱在他耳边说:“班长,带我回家……”梦醒来泪流满面:“兄弟,哥对不起你呀!……”老冀暗下决心:一定去南疆,把兄弟带回来。

        二00四年,老冀已成为某公司的老板,他缊釀已久的南国之旅终于成行。他带足了钱,向南国出发。

        到了云南河口,他办理了出国签证,聘请了越语翻译。

        老冀呆立在红浪翻滚的红河岸边,心潮起伏,思绪万千。红河水一泻千里,波涛依旧,但星转斗移,物是人非。当年我们满腔热血,风华正茂,荷枪实弹,乘着战车,在炮火硝烟中跨过红河。今天,昔日的战土已是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在歌舞升平中再过红河。

        到了越南,老冀高薪聘请到一位目睹过那场战争的越南老乡作向导,凭着记忆,凭着感觉,去追寻那早已模糊难辩的高山流水,辨别着似曾相识的峡谷丛林,向南一直走下去……苦苦地寻觅战友的坟墓。

        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碰上多少危险,遇到多少困难,数也数不过多,记也记不清楚。但想想当年铁血戍马、出生入死,想想当年对战友的承诺,一切困难都不在话下……

        历经一个多月的寻找,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当年的那堆石头,如今已被荒草覆盖;当年的那棵小树,如今正枝繁叶茂。

        老冀老泪纵横,大放悲声:“战友,我来了,我来看你了,我来带你回家呀!兄弟,哥没有失言,哥没有骗你,哥不会不管你呀!兄弟,哥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哥对不起你呀!……”

        老冀扒开石堆,露出一副白骨。老冀小心翼翼地把骨头拾起来,轻轻地放入提包里,照原路返回……如背着一个婴儿,生怕碰伤他,担心有意外。

        终于将小朱接回来了,尽管花完了大半生的积累,老班长如释重负,毫无怨念。

          一句话,一世情。这就是对战友情的最好诠释,这就是鲜血凝成的战友情!”

        祖国的泰平,是我国军人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江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抛头颅洒热血打下来的,我们有什么理由坐享其成,贪得无厌?有什么理由贬损军人和烈士?有什么理由让一个老兵用半生的积累去完成未尽事宜?试问贪官!你们贪够了吗?享乐够了吗?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血中战友情,班长带作者回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