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化蛹为蝶,乡镇科员

时间:2019-10-23 07:41来源:言情小说
妇人已近临盆,但还是挺着大肚子下田忙秋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大劳动人民是春耕夏耘秋收冬修,一年到头马不停蹄,片刻也不得闲。伟大领袖号召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

妇人已近临盆,但还是挺着大肚子下田忙秋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广大劳动人民是春耕夏耘秋收冬修,一年到头马不停蹄,片刻也不得闲。伟大领袖号召了:“深挖洞,广积粮,不称王。”既然要广积粮,劳动人民怎么能闲得下来。
  妇人正劳作着,突然一阵腹痛,就在稻草上躺了下来。有人喊:“不好,要生了,快去喊接生婆。”接生婆人影未见,妇人就在稻田里屙屎蛋蛋一样产下了一个男婴,粉红的小脸,举着一双小拳头,哇哇啼哭不止。妇人前面已生养了几个女儿,对此已是轻车熟路。男人过来了,说一声:“这龟儿子,来得可真是地方,就叫田生吧。”王田生,一个在稻田里出生的孩子。
  王田生的父亲知道中国的书本里有一句话:“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就下决心培养王田生读书,要让儿子翻身做个读书人。可惜啊,天不遂人愿,碰上文化大革命,王田生只好回家侍弄田地了。
  父亲说:“田生啊,命,这就是命,到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从此你可要好好侍弄田地。”
  王田生过年时写在门口春联上的字实在是好,撇捺勾提,笔笔有势,读了十几年书就学得这点本事,但他站在农田里劳作的姿势却像是一个小学生写的汉字,歪歪扭扭。
  到了该婚娶的年龄,王田生在这个问题上算是被难住了,对于靠土地吃饭的劳动人民来说,比的不是你是否有文化,是否写得一手好字,比的是你能否把二百斤一担的稻谷搁在肩上挑起来飞跑。王田生不能,一副瘦弱的书生样,所以婚姻大事一时竟被搁浅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个长相不赖的女子竟同意嫁给这个弱书生。但婚后的家庭生活一过起来,女人就和王田生经常吵闹不停,男人劳动力弱,女人要吃多大的苦啊!吵又怎么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过呗!
  王田生是男人,是男人晚上就要和女人做那事,女人不肯,给他一个背脊。王田生就左哀求,右哀求,女人总算是肯了,冷冷地催促他:“快些!快些!”王田生气不顺,总是跑到半道上,就车胎被扎破了般,泄了。
  这年,村大队(以前叫大队,现在叫村委会)新上任一个书记,他看到现任会计文化只有小学毕业,一笔字也写得歪歪扭扭,稍微难些的账目到了他手上比产妇生孩子还要难,就有心物色一个新人。一天,新书记下村,就看到了王田生写在门口的春联,顿觉眼睛一亮,细细一询问,认为这个王田生正是自己要物色的人选。王田生就这样到村大队当上了会计。
  王田生虽说还是靠家里的几亩农田过日子,但兼了一份公家的事,脸上到底有了些光彩。最明显的变化还是家里的女人,晚上,王田生一暗示他要那个了,女人就打开了自己,较从前热乎多了。
  大队里订了好几份报纸,有县里的、市里的,还有省里的、北京的,王田生在大队里上班时只要没有公家的事了,就捧起报纸来看。王田生不但看,还动笔写了,写新闻报道,一篇一篇地写,更可喜的是很多居然都发表了。大队书记去乡上开会都感觉脸上有光了,咱大队的工作事迹都上了报哩。人怕出名猪怕壮,王田生的笔杆子又一次救了他自己,他被乡党委书记一句话调去了乡党政办公室。王田生再不是泥腿子村干部,而是乡干部了。王田生离开了土地,更有时间写了,写新闻报道,写关于发展当地经济的理论文章,只不过有些文章都变成了书记的大名刊登在了报纸上。王田生开始升官了,先是党政办公室主任,又是主管文化教育的党委委员,再是副乡长、乡长,最后摇身一变,成了乡党委书记。人到中年,王田生成了一方诸侯。在此期间,王田生已通过党校读了大学本科,文凭和官职他都有了。
  王田生的女人成了官太太,再不用撅着屁股在土地上下苦劳作了,而是每日里穿戴齐整,脸面洁净,坐在家里悠闲自在。她就盼着王田生每晚都能回来,乡上风传着王田生与乡妇联主任的桃色新闻,但她又有什么办法,谁叫自己的老公是人见人爱的书记呢?
  王田生坐着小车回村了,以前那些在农田里看不起他的村人都凑上来谄媚地喊着:“王书记,王书记。”王田生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势利小人,但还是从兜里掏出一包好烟来一根一根散了。
  王田生一任书记下来,继续升官,最后调到县里某部门当了部长。王田生坐在自己宽敞的办公室里,回想自己的前半生,由一个高考落榜的半吊子书生而成了今天的政府部长,虽说官职算是到了顶,但他已感到很知足了。王田生想到了父亲,可惜父亲已不在了,儿子的好烟好酒没享受够就匆匆而逝了。王田生眼眶湿润了,他感激父亲啊,要不是父亲辛辛苦苦让他读了那么多的书,他现在肯定还是撅着屁股在土地上讨生活的,或者进城务工,每年为了一张返乡的车票而发愁,知识改变命运啊!
  在县城各部门的领导中,王田生以书法(他兼着县书法家协会主席)和好色而闻名,人们在背后给他取了个绰号:“花蝴蝶。”他的野花丛中有大学毕业的小姑娘,有街头的女店主,有发廊女,杂得很。王田生最怕的就是回到家里的那张大床上,女人总想和他干那事,王田生不肯,给女人一连串的呼噜声,但看在女人和他共同制造出来的上名牌大学的儿子的份上(母以子贵嘛),好歹还是将就着满足女人一番,压上去“哼唧哼唧”地干一场。
  王田生没有等到退下来,就死在了部长任上,确切地说是死在了一个小情人的怀里。这都怪他太疯了,血压高,心脏孬,也不忍忍。那是在他给小情人买的一套居室里,雅致得很。王田生说过一句话:“女人的情我是不会欠的,她们不容易啊!”所以和王田生有过关系的女人,他能满足的都尽量满足了,女人背地里都说王田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王部长走了,可是不少人凑到酒桌上还是会说起他。
  比如王田生在酒桌上就说过这么一段不伦不类的怪话:“男人是靠征服社会来征服女人的,女人是靠征服男人来征服社会的。所以说男人来到这个世上是卖艺的,女人来到这个世上是卖身的。不信你听,男人在街上叫卖技艺:‘修理高压锅、煤气灶、电饭煲、脱水机。’女人在床上打开自己:‘先生,进来坐会儿吧,包您满意。’”
  王田生当时说得绘声绘色,简直一个演员,最巧的是他一说完,酒店外面就真有修理工沿街喊了起来:“修理高压锅、煤气灶、电饭煲、脱水机。”酒桌上好多人立即都笑喷了。
  在清理王田生的办公室时,有人在他办公桌抽屉的一个笔记本里看到一个压得平平整整的蝴蝶标本,那是一只彩色蝴蝶,美丽得很,纸页上还写着一首诗,字迹飘洒飞逸:
  谁不爱醉生梦死
  谁不爱纸醉金迷
  我们的爱风起云涌在夜里
  小楼一夜春雨“嘀嗒”滴
  说一声小心肝我爱你
  在这杏花吐芳的好日子
  明天我们都不要早起
  烧火做饭的事
  让买来的丫环小红去打理
  管她吃醋还是生气
  我们要把快乐进行到底
  
  这首没头没脑的诗就又作为一片花絮流传到了酒桌上。
  有人说王田生这首诗明显说了他在外面有个小情人,他为这小情人买了套房子,还请了个漂亮的小保姆侍候着,而且他和这小保姆有一腿。
  也有人说王田生的文字功底还是不错的,你看“小楼一夜春雨‘嘀嗒’滴”这句,越想越有些意思的。
  是啊,王田生化蛹为蝶的一生确实有意思。   

图片 1

窗外的山水路况越来越陌生,激动、忐忑、感慨、怅惘种种情绪在谢良玉的胸间冲撞滚动,让他很难维持平稳的呼吸!“这就到谷河乡境内了吧?”“我还是第一次来,是来上班!”谢良玉长长的匀了口气,这瞬间他莫名其妙的生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感来,眼眶一阵发紧。是的,不仅是谢良玉没想到会分到谷河乡,他的父亲谢怀忠也是始料未及,原以为儿子省考全县第一的成绩,再怎么也不至于分到这么偏远的乡镇,不禁后悔没听堂弟怀平的话,去走走门路!可是那来的门路?让儿子磨练磨练也好!“良玉,政府单位不比你实习的企业,懒毛病要改,机灵点,少说多做……”“晓得了,别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马上就到了,中午乡政府还得给我们接风咧,之前组织委员就说过。”

中午谷河乡政府的接风宴很隆重,即便党委书记和乡长都不在,16人的大包间仍坐的满满当当,谢良玉觉得很有面子,几杯酒下肚,更是倍觉感动,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工作,在穷乡僻壤也要做出一番事业!谢怀忠觥筹交错间只觉头昏脑胀,如何努力也记不清政府里的书记、委员、部长、主席、主任,介绍时是王委员,酒桌上成了王部长,他生怕喊错职务惹人不喜,便统统改作“这位领导,敬您一杯,良玉劳烦您多多关照”。领导职务谢良玉自是分的清楚,副书记喊书记,委员喊部长,喊的很顺溜。

谢良玉跟着张乡长走出向书记的办公室时,脑子里还在不断揣摩刚刚向书记不多的几句话“小谢就在党政办工作,跟着张乡长多学习,本周内写份工作汇报材料我看看。”“材料?怎么写呢?党政办,听着很霸气吗!”谢良玉在心里嘀咕着。“谢良玉来的是个好时候,乡政府工作环境刚刚改善他就来了。”这句话从党委委员、副乡长、党政办主任张明远的嘴里说出时,大家深以为然,打开话匣子忆往昔峥嵘岁月……这倒是让谢良玉对谷河乡的历史有了个初步认识。不得不说,谷河乡在向书记任上变化不小,单就这三层政府新办公楼看起来气势不输丝毫,特别是一百多平的党政综合办公室,在全县也算头一份了!

“张乡长,那个,来报道不需要什么手续吗?”“嗯,需要什么到时候组织委员李委员自然回来找你的。加我的QQ,我把近几年的工作总结发给你,你好好看一下吧。”谢良玉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一阵恍惚,这场景似乎以前经历过?!似曾相识的一幕总会不经意间让人心神恍惚,猝不及防中怅然若失。“小谢,刚来就忙上了?你来我们这儿,机会很好啊,最缺你们这脑瓜灵活、能说会写的年轻人了!”说话的是工会常务副主席李学兵。谢良玉回过神,却一时不知道怎么搭话,只好害羞的摸摸头。李学兵并不怎么在乎,往近处倾了倾身子说“以后还有很多要麻烦你的,我们老家伙电脑玩不转。你刚来,实在有不懂的地方可以来找我!”谢良玉自是谦虚接受然后感激不已,直到后来,他才明白李主席最后让他有事可以找自己这句话,才是那番交谈的重点。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化蛹为蝶,乡镇科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