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鼓吹干事

时间:2019-10-16 15:02来源:言情小说
祝金道一下汽车,长长地舒了口气,活动了一下酸胀的腰肢,迈步往车站外走去。 此时,西边的天际,已是一片火红。 走到公社大院门口,祝金道刚想进去,斜眼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祝金道一下汽车,长长地舒了口气,活动了一下酸胀的腰肢,迈步往车站外走去。
  此时,西边的天际,已是一片火红。
  走到公社大院门口,祝金道刚想进去,斜眼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祝金道心头一喜,心间的那缕阴霾,也随即烟消云散。祝金道立即驻足,大声喊道:“汪老师,汪老师。”
  前面正在急走的人听见了叫喊,猛地停足,转身望向了这边。
  祝金道快走几步,笑哈哈道:“汪老师,走走走,今晚就在我那过夜,帮我点小忙。”
  汪老师也快走几步,伸手握住了祝金道的手,笑着调侃道:“你个宣传干事,还要我这小老师帮忙?”
  祝金道诚恳道:“我有几斤几两,老同事们哪个不知?”
  汪老师见这样说,也不好再说了,只得笑着随了祝金道,走进了公社大院。
  吃过夜饭,二人回到了宿舍。
  汪老师喝着茶水,见祝金道还在磨蹭,开口问道:“有什么要我效劳的?”
  祝金道搓着手,不好意思地道:"就是,就是,就是帮忙改下稿子。”
  汪老师诧异地道:“你?写稿子?”
  祝金道听了,脸上顿起一片晚霞。
  此时,室内已亮了昏黄的灯光。
  祝金道难为情道:“就是质量上不去,今天,今天,唉……”边说,边从黑包中拿出了几张纸。
  汪老师接过来一看,竟是一篇新闻报道。
  从头至尾也就三四百字,可错字,病句都有十几处。
  汪老师却还是耐着性子看完,放下稿子,汪老师暗自叹息了一声,望着祝金道,问道:“你究紧想表达些什么?”
  祝金道搓着手道:“就是想,想说这人一心为公。”
  汪老师听了,拿起笔,沉思了一会儿,拖过稿纸,又重新写了一份。写完,汪老师起身,谎说身体不舒服,摸黑回家去了。
  祝金道见留不住,送出了门口。返身快步走到桌前,用力扯下那张纸,狠命地扔了出去。又快步上前,踏上一只脚,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
  这才解气地走回去,看着那把椅子,一把拎起,走出了室外。不一会儿,传来一阵哗哗哗的水声。
  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走了回来。
  手上,已不见了那把椅子。
  坐在床沿上,点燃一只烟,这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转了下眼珠,快步走到屋角,弯腰捡起了那垞纸,脸上却已灿烂一片。
  年底,祝金道评上了模范通讯员。
  转年,又下派到保丰乡,担任了党委书记。
  又过一年,民师整改,汪老师告别了讲坛。
  一天,祝金道下村,见到一位拾粪的老农,祝金道甩开众人,几步上前,伸出双手,笑哈哈地大声道:“汪老师,汪老师,好久不见啦!”
  旁边的一众人等见了,赞许地直点头。
  汪老师听到这声叫,舍弃地上的一垞猪粪,提起菀萁,直起佝偻的身子,转身大踏步地走了。地上发出一连串的震响声。
  祝金道的那副身姿,定格在了那里,仿如一尊石雕。

  该走的村子都走了,祝金道放下茶杯,不禁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脸上的担忧一扫而光,换之以笑容。
  此时,朝阳已冲破束缚,正在肆意妄为。
  祝金道又看了一眼正在院中等候的众人,忍不住嘟囔道:“也该轻松轻松了。”说完,清了清喉咙,刚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却猛地想起,还漏掉了一处。祝金道即刻站起身,快速地走出了办公室。
  来到院子,扫了一眼众人,边去开车锁,边笑着说道:“走,去渔场。”
  众人一听,各自找寻自己的自行车。
  不一会儿,撒下一路的叮当声。
  来到渔场,祝金道见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即刻下车,推行着,大声喊道:“汪会计,这忙?”
  后面的人也跟着下了车,脸上堆烂了笑,却不做声。
  汪会计辨认清楚了,也即刻堆起笑,大声回应道:“领导们可是稀客呀。”
  祝金道顿了下,即刻笑着解释道:“来迟了。来迟了。”
  汪会计笑笑,放下手中的活计,引着去了场部。
  祝金道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笑问道:“陈场长他们呢?”
  汪会计道:“去拖电机去了。”停了一下,又问,“有事?”
  祝金道笑道:“没事,没事,主要是来看一下。”
  这时,旁边的严乡长插话道:“祝书记的意思是说,多拜拜山门,要不然,我们日后都没得鱼吃。”说完,哈哈大笑了起来。
  汪会计赶紧站起身,惶恐地道:“您们的一根汗毛,都要压死我们。”
  众人一听,又是哈哈大笑。
  汪会计也笑着坐了下来。
  严乡长又道:“汪会计,您家二相公的计划生育,好象还没过关啦!”
  汪会计叹了口气,道:“不怪他们,不怪他们,都是我们两个老家伙要他们生的。”
  严乡长又笑道:“按惯例,可要拆他的房子的。”
  汪会计笑呵呵地道:“可以,可以,早为您们准备好了几架梯子。要是人手不够,我老家伙也可充个数。”停了下,又为难道,“不过,您们只能拆半边。”
  严乡长饶有兴趣地问道:“为什么?”
  汪会计答道:“另一半是他大哥的。他大哥前天回来,还跟我说,要把房子拆了重修,说同事们来了有个看相。”
  严乡长一听,愣了一下,随之又笑着说道:“听说他还有个小卖部,这总没得他大哥的份吧?”
  汪会计为难道:“唉,他个狗日的灵光,早用七百元钱卖给我了,还说是给我的养老基业。”
  ……
  祝金道这时站起,挥一挥手,笑着说道:“好了,好了,汪主任明天到回芦沟开现场会,我去跟他说一声,叫他想法搞张准生证。”说完,掉头往外走去。
  众人一见,也都纷纷站起,一个一个朝外走去。
  汪会计即忙道:“我也不留您们,驮几条鱼回去闻个腥。”
  严乡长看了眼车后的袋子,笑道:“赌赂我们,就不拆你家房子了?”
  汪会计也连忙笑道:“这又不是贿赂您们,这叫改善食堂伙食。”停了下,又补充道,“还免了几个拆房钱。”
  众人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
  祝金道笑着说道:“年底要是得了红旗,渔场可是功不可没。汪会计你就是大功臣。”说完,推上自行车,一路叮当地走了。
  此时,日已当顶。
  地上如同着了火一般。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鼓吹干事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