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小型小说

时间:2019-10-19 15:13来源:言情小说
小月自从在城里买了房,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总是往小月家串。 小月爱人心里很烦恼,但心里仔细一想,谁家又没个七大姑八大姨的呢? 于是,小月爱人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图片 1
  小月自从在城里买了房,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的总是往小月家串。
  小月爱人心里很烦恼,但心里仔细一想,谁家又没个七大姑八大姨的呢?
  于是,小月爱人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前不久,小月的叔叔、婶婶来小月家小住了一段时间。
  小月两口子每天忙前忙后的伺候,又是好酒又是好菜的招待,可谓极尽为人晚辈之能事。
  叔叔、婶婶临走吃了还兜着走,还把小月爱人给说叨了好一阵,小月爱人心里个烦又能向谁诉说。
  其实,小月爱人自从单位下岗后,在家里忙里忙外,小月工作上的事还得操心,闲暇时还写些稿子投往媒体赚取稿费维持家庭开支。可小月的叔叔、婶婶不理解,硬是认为小月爱人闲暇时间太多,应该像他们一样天天休闲锻炼。
  小月爱人心里难受,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痛,咸吃萝卜淡操心。你们退休在家,沒事干,不就是认为我没社会地位吗?我憋屈啊!
  小月叔叔、婶婶是退休干部,小月叔叔在职时从来没帮助过小月两口子,小月两口子依靠朋友帮助自己奋斗在城里买了房,日子比过去过得舒坦些了,小月叔叔、婶婶才来串门小住。小月爱人的亲戚来串门都是大包小包的来看望小月两口子,还帮着忙前忙后的,临走还一再叮嘱小月两口子注意保重身体什么的。你到好,你们两手空空来,好酒好菜款待,每天伺候得像皇上二大爷似的,不但不领情,吃了兜了临走还让人怄气。小月爱人心里那个憋屈啊……
  这不,小月叔叔、婶婶刚走,小月的表侄儿又串门找工作来了。小月两口子又得忙里忙外忙前忙后了。
  小月爱人想,这日子何时是个头啊……   

“老刘住院了。”

“嗯!”我妈头也不抬只是表示知道了。反而是我比较好奇的看着我爸,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和老婆吵架被捅了一剪子。”

“报应。”我妈只蹦出这两个字就起身去了厨房,她的话我深以为然,我对那个老刘实在同情不起来。

认识老刘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他来县城打工没地方住就住在了我家里。因为都是家乡人,爸爸妈妈也都对他比较热情。他在我家住了好久,这让我挺讨厌的,我想要自己一个房间,可是他的到来只能让我和爸爸妈妈挤在一起。刚开始我以为他和其他找爸爸帮忙的乡亲一样,都是只住一两天,租到房子就会离开,可是他迟迟没有要离开的迹象,我带着满腹牢骚问爸爸:“刘叔叔要一直住在咱家吗?他家在哪呀?”爸爸只是瞪了我一眼,我只好把委屈装到心里。

感谢老刘的一次深夜醉酒,他把家里吐的一塌糊涂,我妈因此黑了脸,之后不久他就搬走了。我并不关心他搬到哪儿去,我只是开心我的小屋又属于我了。

在之后的两三年里老刘还会时不时的来找我爸喝酒,喝到兴处就和我爸称兄道弟,俨然一副亲兄弟的模样。再后来老刘也买了房,他搬家的那天我们一家都去做客,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忙着招呼来的客人,那时我还想着刘叔叔咋没有媳妇呢。

快要过年了,这意味着只要期末考试一结束我就有大把的时间去玩。我兴奋的背着书包回到家,打开门都愣了一下,家里有三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妈妈赶快让我叫人:“这是你赵婶婶,这是你小源哥哥,这是你小雅妹妹!”我一一打过招呼就拉着小雅的手到我房间玩。以前在老家到哪玩都是一大票人,哪怕吃个饭都是端个碗在一块儿,自从搬到城里就在也没有小伙伴了,小雅的到来让我兴奋不已。

吃完晚饭赵婶婶要走了,我拉着小雅的手不愿松开,妈妈见状就说要送送赵婶婶,我就这样拉着小雅的手跟在妈妈身后走了好远的路。赵婶婶精神不太好,眼圈也是红红的,妈妈一直都在安慰她,直到把他们送到旅馆妈妈才带我原路返回。路上妈妈很沉默,偶尔会长长的叹口气。我实在憋不住了就打破了沉默:“妈,我明天还能和小雅玩吗?”

“小雅是你刘叔叔的闺女。”妈妈拉着我的手边走边说“你刘叔叔不要你赵婶婶了,他也不要两个孩子了,你看你婶婶来这儿连个投靠的地方都没有,一个妇女带着俩孩子多艰难。”说罢又是一声长叹。

那时我的脑子里出现不了过多的词语形容老刘,我只是觉得他是一个坏人,一个坏爸爸。

赵婶婶又来我家了,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就苍老了许多,眼圈都是黑黑的。知道真相的我看向小雅的眼神里都带着同情,可是小雅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依然笑的天真无邪,小源已到了懂事的年龄,紧抿的双唇有着说不出的沉默。他们这次是来向妈妈告别的,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小雅,我什么也说不出,只希望他们以后能过得好。

赵婶婶走后老刘迅速的结婚了,这次婚礼很风光,连婚宴地点都是某个大饭店,大家都夸老刘有福气。婚礼过后新娘子自然的住进了老刘的新房,据说他们相识于某个歌舞厅。

从老刘买房到和赵婶婶离婚,再到他又结婚,中间不过几个月的时间。他贫穷时老婆跟着他为他生儿育女,他创业时老婆带着孩子在乡下不给他添乱,他有钱了买房了嫌弃原配了,连孩子都能舍弃,他的老婆孩子连他的新家都没有住过一天。

新年了,老刘娶了新妇在新房里高兴的过年,而赵婶婶的新年注定是不快活的。

第二年的暑假妈妈带我回了老家。回到那里我才像回到了乐园,整日和小伙伴们下河捉鱼,上山摘果子,小日子过得快活无比。我问他们认不认识小雅,他们的回答让我越发觉得小雅可怜。

“她是小偷,她偷铅笔。”

“她爸都不要她,她肯定不是好人。”

“班里好多人都欺负她,吓得她好多天都不敢来上课。”

听到这些消息我神色郁郁的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发呆。镇上只有一个小学,即使不是一个村的大家也都相识,他们说的多半是真的。我想去看看小雅,可是要是见到她我该说什么呢。我就这样茫然的看着菜地,看着一条大青虫慢慢的嚼食着菜叶,虫子蠕动着肥胖的身躯,菜叶上满是斑驳的疤痕。

“妈,我听说说小雅偷铅笔。”

“没有的事。”妈妈往我碗里夹着菜又说“我去你赵婶婶家串门了,你婶婶说小雅捡了同学不用的铅笔头被说成是小偷,现在不愿上学。”

“那小雅还上学吗?”我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当然会去,小雅还小,不上学还能干嘛。”

我这才舒了一口气,希望一个暑假的时间能把小雅的不愉快都带走。

暑假结束好久才又听到关于赵婶婶的消息,赵婶婶带着孩子嫁人了。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在农村生活终究是不容易的,家里如果有人帮衬一把肯定轻松不少。最开始赵婶婶是不愿意再婚的,她怕孩子受委屈,怕邻里乡亲说闲话。可是到了秋收的季节家家户户都忙着收庄稼,她也不能耽搁,一旦下了雨就要延误好几天呢。她家离庄稼地远,她带着小源要去一整天才能回来,小雅还小不能下地干活,于是就把小雅就锁在家里了。在家一整天的小雅把她妈妈留的干粮吃完后还是饿的不行,加上一整天的孤独终于受不了了,她边哭边拍门,哭声传了好远。提早收工的邻居从门缝里塞进一块饼才止住小雅的伤心。此事不久赵婶婶就再婚了……

几年的时光让老刘过得越发滋润了,来我家串门还抱着他两岁大的小闺女。他看向女儿的眼神都是宠溺的,一会儿喂牛奶,一会儿喂零食,女儿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生怕孩子会磕着。

在别人看来他真是一个慈父,孰不知“慈父”也是有区别的。

时光悠悠而过,当年只会抿嘴沉默的小源结婚了。婚宴的正席上坐着赵婶婶和小源的继父,宾客席上自然是小源的叔叔伯伯们以及老刘。老刘就这么尴尬的坐着,他亲儿子结婚并没有通知他,他还是腆着脸来了。他这些年过得并不好,除去最开始的柔情蜜意,剩下的日子都是纠纷吵架,有时还是上演肢体冲突。在座的亲朋没人和他搭话,他自顾自的吃菜,偶尔还配上一杯白酒。不知此时的老刘听着小源叫着别人爸爸是何感想。

小源挨桌敬着酒,众人纷纷说着祝福的话,说的最多是你妈你爸养活你兄妹俩不容易,要好好孝顺他们!小源点头应承,继续敬酒。到了老刘这儿,小源跳过老刘,仿佛就没看见这个人。老刘爆发了,他直接跪在了小源面前还主动的打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赵婶婶来了,她看着这一幕也是不忍心,劝小源说:“今天是大好日子,给他敬杯酒吧,无论如何他也是你亲爸啊!”

小源听罢再不言语,给老刘端了一杯酒。老刘喝下这杯酒已是泪流满面,扶着地起身蹒跚离去……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小型小说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