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至尊赌场网址大全 > 言情小说 > 正文

乔老爷讲故事

时间:2019-10-19 00:13来源:言情小说
赖尾庄地处深山老林,地瘦,庄稼产量低,够糊口。古人诗云“最怕人情红白事,知单一到便为难。”庄里这几日不平静,大伙交头接耳,只为一桩事:发发婆快咽气儿了。 发发婆年近

图片 1 赖尾庄地处深山老林,地瘦,庄稼产量低,够糊口。古人诗云“最怕人情红白事,知单一到便为难。”庄里这几日不平静,大伙交头接耳,只为一桩事:发发婆快咽气儿了。
  发发婆年近古稀,属喜丧。红喜白喜,规矩都在庄里人心里,不容糊涂。大人愁又要赶人情了,得花不少钱;小孩儿们可高兴了,不单有鱼有肉吃,还有唢呐儿听,多热闹啊!
  可这发发婆不给儿女们省事,躺床上好几天了,水米不进,脸上干瘪无肉,偶尔睁开的眼珠子已没了半丝神光,倒像是先于主人去那边有几日了。“老婆子,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屋里只点了一盏煤油灯,本就暗淡,发发爹话音未落,“扑——”一声吹灭了,“我跟他们说了,你们妈还好着呢,今儿还吃了大半碗干饭呢。”
  小屋离庄里有二里路,是前些年闹分家的时候,家门小辈实在看不过眼,帮手搭建的。
  “老婆子,你还记得那年分家不,两个儿媳妇都不要你,你看你,一不能挑二不能扛,还净给他们添负担,药丸当饭吃!你呀,也别怪儿子们窝囊,娶了媳妇忘了娘,这古话哪能说错呢?嘿嘿,亏得我老汉有决断啊,谁也不跟,咱们自个过,自在!”
  黑暗中,发发婆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浑浊的回应,表明她在听着呢。
  “这会儿是该你笑喽,两个儿子抢着接你回家呢!大儿媳妇说了,照当年的分家法,你就是要跟他们过的,这丧事啊,自然得在他们家办了。小儿子打小就嘴利,说起事来,天上地下没有他不占的道理。说去年的团年饭还是他给端过来的呢,这还没出一年,你呀,属他家的人,送葬这事,归他管。”
  说着说着发发爹也笑了:“你是没看到,两个儿子多孝敬你啊,都请人画了像,吹鼓手也说好了,就等着你咽气儿呢。这一庄子老小啊,也等着看热闹。我跟你讲啊,你这事啊,比庄里选干部还气派,明里暗里,两个儿子在拉票呢,哎哟,你说,这一笔人情钱,咱让哪个儿子占去好呢?”
  小屋里本来就很静,黑暗中,啥也看不见。发发爹摸索着起身,划了根火柴,凑到老婆子脸边一看,果然,她已经走了。人走了,发发爹也就不说话了,其实该说的,早几天就说好了的。
  发发爹走出屋外,一直躲在云层的月亮探出头来,这老汉身体好,碗口粗的木头扛肩上,来回几趟,就在空地上搭好了架子。为了老婆子睡得舒服,还在架上铺了层厚厚的茅草,浇了煤油,像年轻时抱新娘子一样把老婆子抱出来放在架子上。
  “老太婆,你比我有福气啊,你走,我送你;来日,我走……”发发爹老泪纵横,迟疑了片刻,划亮火柴,扔进了草堆。      

今年的除夕比不得往年有太阳照着暖暖的。今年的大年三十清早就下了一阵毛毛雨,那个北风刮得人刺骨的冷。王老汉吃过中饭,也不指望各立门户的三个儿子来帮什么忙,就自己在门口小店买了张红纸,拿去叫村里读过几年书的人涂了一副对联,讨点邻居帖对联剩下的面糊,自己涂上墙帖了对子,就回自己的老屋等夜了儿子们过来叫吃年夜饭。
  王老汉的旧屋有些暗,天气又冷,所以一回屋王老汉就缩在火桶里,用一件破棉袄罩住膝盖,手上握着个火炉钵放在搭着破袄的腿上,边乘瞌睡挨到夕阳西下,盼儿子来接吃团圆饭。
  天还有些早,王老汉一个人在屋里刚入睡,就听门“吱”的一声被人推开了,王老汉忙抬起头睁开腥松松的眼睛望着进来的人。
  “爹,晚上到我家吃年饭哈。”来人进门就说事。
  “是你啊老大,要得。”王老汉答应着大儿子。
  大儿子王一打完招呼听到爹的回答,转身就往外走。王老汉见状忙说:“带上门,冷啦!”
  老大王一带上门刚走了几脚路,迎面就碰到了弟弟王二。两人照面只互相打个招呼就各自相向而行。
  王二来到老屋门口,用手推开半掩着的大门就进了屋。
  “爹,等会吃年饭到我家去哈。”王二见到坐在火桶上的爹开口就说。
  王老汉抬头听到是老二来叫吃年饭,“嗯。”了一声答应着。
  王二打完招呼,也转身走了。
  没走出多远,老小王三迎面而来,兄弟俩照例打了个招呼,各自走开。
  王三进得屋,见爹爹坐在火桶上烘火就说:“爹爹,过年晚上到我家过哈。”三儿进门也只这句原话,王老汉照例答应着。
  王三走时没有将门带上,老人忙起身下火桶,站在门边双手扶着大门,目送王三远去的背影,还想要望什么,就是不知道。突然,一阵冷风扑面而来,王老汉打了个冷惊,赶紧掩上门回火桶上坐下,边烘火边等晚上儿子来接吃团圆饭。
  等来等去老人不知不觉睡着了,等老人醒来屋里早己漆黑,外面的爆竹也炸翻了天,王老汉心想,到吃饭的时间了,三个儿子该来接了,于是又等了一会。
  老人在黑暗中不见儿子来接,就下火桶摸黑到门边望了望,漆黑的夜里没有一个人影,老汉知道没指望了,就直接关上门,自己又摸黑到儿子家蹭年饭。
  走到老大门口,隔着门就听到里面儿孙喝酒吃菜时的笑声,老人心想,大儿子家吃了我就去二儿家吧。
  老人依旧在黑暗中摸了一阵,来到二儿子王二家门口,刚想推门进去,就听到孙子问二儿子:“爸,爷爷怎么没来吃团圆饭?”
  “还不是去了你大伯家,我去叫你爷爷时,你大伯小叔也都去了。”二儿子这样回着他儿子的问话。
  老人听到这里,推门的手也就停住了,默默转过身向三儿子家摸去。刚想推门进去,就听到三儿媳妇收碗筷的声音。
  “爹一个人在老屋,也不知去谁家吃了?刚才吃年饭前该去再叫一声就好了。”三儿媳妇一边收碗筷一边说着。
  王三抢过话头:“大哥二哥还不早接过去了,我先前去的时候大哥二哥都比我早。”
  说完屋里就再也没声音,屋外也没有响动,只有王老汉孤独地站在黑夜凭寒风的吹打。
  老人很冷,冷得心都寒……
  
  2016.05.06于彭泽   

编辑:言情小说 本文来源:乔老爷讲故事

关键词: